IT见解

很多人都知道在硅谷里存在着职场多样性缺失的问题。女性与少数民族在大型科技公司中并不常见,种族主义与性别偏见造成的就业歧视依然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不公平问题。在这种环境中也塑造出了一种狭隘且有毒的白人男性「兄弟」文化,并且呈现出周期性的爆发趋势。

在被经过长年累月的批评之后,科技公司的高管终于开始注意到了这一多样性的缺失问题,其中有一些公司已经承诺要聘用更多的女性、黑人与拉丁裔雇员。这些无疑都是一种进步,然而这些进步却没有碰触到硅谷隐藏着的最大的肮脏秘密:十分猖獗,接近于厚颜无耻的年龄歧视。

「漫步于任何一个热门的科技公司当中,你都会发现年轻的白人男性与亚裔男性不成比例的多,」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科学家 Ed Lazowska 如此感慨,「公司员工年龄构成多样性是很重要的,不管是出于解决劳动力需求、机会平等还是为了保证最终产品质量。」

在互联网泡沫崩溃 14 年之后的今天,在硅谷当中存在着对老员工显而易见的偏见,注意了,我们这里所指的「老员工」是指所有年龄大于 30 岁的人,他们受到了硅谷年轻人们的无情嘲讽。在别的地方年届 50 或许新的职业生涯才刚刚开始,但是对于科技行业来说,唯一可以确定的事情就是人到中年职业生命就该终止了,赶紧收拾铺盖走人吧。

这一论调也是科技行业当中顶尖 CEO 们的一贯想法。当马克·扎克伯格只有 22 岁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让人铭记的话——年轻人就是更聪明。这位打造了 Facebook 的神童在 2007 年于斯坦福大学举办的 YC 大会上对于听众直言不讳自己对于年轻人的偏爱。如果说在当时的硅谷年轻就是一种可炫耀的资本的话,而如今这已经变成了铁律。

年龄歧视违法,不过我们并不在乎

根据美国 1967 在联邦就业法案中的规定,这种职场上的年龄歧视是违法的,如果因为员工年纪大了就将不让其晋升或者是将其开除,都会触犯法律。不过这一法案可不会难倒科技公司的高管们,在这些高管们中达成的共识就是不要雇佣任何超过 30 岁的人(当然更不能超过 40 岁),这些赤裸裸的年龄歧视就在科技媒体的眼皮底下进行着,却无人有所反应。

这种状况并不奇怪,因为那些所谓的第四阶级、被誉为公众生活看门人也戴着同样的有色眼镜。在那些新媒体如 Valleywag 与 Techcrunch 中工作的新闻工作者与他们所报道的科技公司从业者一样年轻。

在 2013 年,BuzzFeed 上出现了一篇文章题目为「作为 BuzzFeed 最老的员工是一种什么体验」(副标题:「我已经跟不上每日工作的节奏」),这篇文章出自一名 53 岁的 BuzzFeed 编辑之手,他自称「老的已经足以成为所有编辑部同事们的父亲」(编辑们的平均年龄才 20 多岁)。这篇文章读起来简直就像是中国特殊年代里被批斗的地主脖子上挂着的写满罪状的悔过书——「这些聪明绝顶的年轻人让我每天都在受挫,在 BuzzFeed 的总部里面我无时不刻都处于困惑当中,在我的人生中还从未感到如此挫败。」这是我除了斯大林公审上那些荒谬的发言之外读过的最为可悲的自嘲。

几个月之后,写作此文的老兄被他的老板解雇了(老板比他年轻 15 岁)。「这与你的工作水平和你写的东西无关,让我们这样说吧,这其实是因为你与年轻同事创造力上的差距。」

硅谷的大公司们当然注意到了自己站在了违反联邦劳动法的那一边,不过他们不在乎。

据报道,谷歌在 2011 年花费数百万美元与计算机科学家 Brian Reid 达成了和解,谷歌公司在 2004 年时将这位 54 岁的员工解雇了。Reid 声称谷歌的同事们对于自己的年龄冷嘲热讽,说他是「过时」、「精力匮乏」的「老古董」,他提出来的意见也被同事讥笑为「落后于时代」。而另一些公司,比如苹果、Facebook 以及雅虎同样也在招聘新人的时候引起争议。在 2013 年 Facebook 就因为一份新人招聘岗位名单惹上了官司,因为其中特别注明「2007 年或 2008 年入学者更佳」。

因为这些官司与处罚带给科技公司的只是无关痛痒的小小教训,因此硅谷当中那种推崇年轻人的风气依然愈演愈烈。 

在科技界一年一度盛会 SXSW(South by Southwest Interactive)期间,当你走在奥斯丁街头,举目望去全是年轻人,婴儿潮一代与失落的一代就像被黑洞吸走了一般了无踪影。在那些创业公司宣传材料里最爱展示的开放型办公室照片当中,35 岁以上的员工就如同坎大哈(译者注:阿富汗城市)街头的妇女一样稀少。在整个硅谷,那些一本正经身着正装的 40 多岁的人有不断被吞噬的危险——你需要装扮的更加年轻,低着头,不和别人眼神接触,一副希望自己不被注意的样子,这才是硅谷最为时兴的年轻人画像。

「硅谷已经成为了全美国年龄歧视最为严重的地方。」Noam Scheiber 在一份报告中指出科技行业从业者从 26 岁就开始寻求整容手术的帮助,以便消除因年龄增长而导致的男性脱发与秃头的早期征兆,并且遮盖皮肤上因岁月流逝而出现的斑点。

总之,无论你要如何打扮自己,都不要让别人看出你的真实年纪,除非你正是 22 岁的大好年华。

Scheiber 继续说道:「Robert Withers 是一名就职顾问,专门帮助那些年届 40 岁的人在硅谷寻求工作,他的建议是让那些大龄求职者在 LinkedIn 页面当中使用专业拍摄的照片,以确保照片中的自己看上去精力充沛,散发出无穷活力,毫无倦色。他还建议大龄求职者们在面试之前先去公司的停车场侦查一番,学习一下公司员工的穿衣风格。」

硅谷最著名投资人 Paul Graham(保罗·格雷厄姆)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在硅谷绝大多数风险投资人都不会将钱投给 32 岁以上的创业者。就在 2014 年 11 月初,硅谷的风投们给一位年仅 13 岁的创业者投资了数十万美元。

除了法律与道德层面的考量之外,我想问,难道那些科技巨头们就非用年轻人不可吗?Scheiber 表示虽然听上去无情,但是现实就是如此。「美国经济的蓬勃发展正是因为它骨子里那种不顾一切的乐观主义精神,在这种乐观精神当中发明创造被放在至高无上的位置,我们现在拥有一大批训练有素、才华横溢且野心勃勃的年轻人,且他们的数量还在不断增长。这些年轻人将那些老员工不断推挤到边缘位置,个中原因没人能给出合理的解释,但是其带来的结果却是非常令人沮丧的。」

在我看来,年龄歧视的其中一个后果就是人才流失。年轻人的活力对于公司成功固然是至关重要,然而因岁月增长而积累的丰富经验同样不可小觑。一个企业组织越能够在最大程度上反映出现实社会的组成结构,它就越具有智慧。

最近有一位女性友人打电话告诉我她被公司解雇了,她此前在一家大型科技新闻网站担任编辑与记者职位(当然了,她是公司里最年长的员工)。在这样一个职位上,想当然她非常痴迷于互联网与流行文化,并且也是公司里最聪明的那一个。我看到了有很多科技记者的岗位正在招人,这些职位都十分适合她,然而她却焦虑不已,不知所措。「我都打算从金门大桥上跳下来了,」她整个人都惶恐不已,「没了这工作我还能干啥?我今年都 45 岁了,再也不会有人雇我了。」虽然我不断鼓励她不要将事情想得太糟糕,但其实我无法反驳她这种悲观的情绪。从客观上看,我觉得那些因为她的年龄就将其拒之门外的雇主都是白痴,这是他们的损失。

就在一个月之前,我遇到了一位大型科技新闻网站的高管,他告诉我在我这个年龄想要再去科技新闻网站找一份工作是不太现实的。「你这种想法听上去很蠢,而且你应该也知道职场年龄歧视是违法,对吧。」这就是我给他的回答。

「没有人会真正地遵守这一法律。」他耸耸肩若无其事地说。其实他说的没错,联邦政府甚至都不让国家统计局依据年龄来统计就业人数。

年轻人=薪水低,能加班

美国劳动者年龄中位数为 42 岁,而在 Facebook、谷歌、AOL 以及 Zynga 公司的员工年龄中位数为 30 岁,甚至更低。而因为年龄歧视而吃上了官司的 Twitter,其员工年龄中位数仅为 28 岁。

大型科技公司并不想要人人都知道他们没有雇佣中年人。关于公司员工年龄的数据都有意无意地被忽略不提,而这些公司在对外报告中一再强调自己对于提升公司员工多样性做出了不懈努力。

其实这些大型科技公司的出发点很好理解:年轻员工就意味着对于薪水要求更低、拥有更高可塑性且时间安排更灵活(他们愿意一直加班)。苹果公司与 Facebook 已经开始为女性员工提供冷冻卵子的福利,这样他们的女员工就可以将 20 多岁到 30 多岁的大好青春都奉献给公司,推迟自己当母亲的年纪。

如果你搜索一遍在线招聘广告,就会发现这个肮脏的秘密其实人人都心知肚明。「许多科技公司在发布新职位的时候都会强调只招聘应届生,经过这一条件筛选,进入候选人名单的大多都是 20 出头的年轻人。」

「什么时代都不缺少年龄歧视。」加州大学的计算机科学教授 Norm Matloff 对于软件开发行业中针对大龄程序员的歧视表示无奈。对于出生于 60-70 年代的那一群人事情就更加讽刺了:在今日他们因为年纪大遭遇了来自年轻人的歧视,而在他们当年初入职场的时候又因为年纪小而被婴儿潮一代的老前辈们歧视。曾经年轻就意味着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而如今年纪大就活该被解雇。

就业市场本应该对于这种用人的低效做出调节,科技新闻网站需要有经验的记者效力,也需要任用初出茅庐的新人。但是年龄歧视在科技行业的文化中如此根深蒂固,已经成为了该行业独有的风景,这种固有的文化象征就好比你一想到手机就是 iPhone 或者 Android,每个人都认为是理所当然。

Scheiber 向我描述了某家做文件存储公司的黑客周实况,那些场面看上去就是为了让那些拖家带口还要还房贷的成年人落荒而逃而设计。「Dropbox 总部变成了世界上投资最大的游戏室,员工们可以在里面滑滑板或者骑滑板车,还可以一直玩乐高积木,所有的摆设都是为了满足你的兴趣,员工被鼓励暂时将工作抛到一边。」

面对此情此景,如果你是一个 55 岁的中年人,无论你感到自己多么的青春酷炫,也会力不从心。也许这就是硅谷的科技公司不愿意雇佣大龄求职者的原因。

歧视,从招聘开始

年龄歧视的严重性在硅谷根本用不着别人添油加醋,现实就是最好的示范。

硅谷当中的科技公司对于反年龄歧视的法律如此置若罔闻,你可能会想,难道这些混账公司都没有请法律顾问吗?

苹果、Facebook、雅虎、Dropbox 以及游戏公司 EA 最近都发布了一系列「仅针对应届生」的新职位。还有一些公司表示毕业了一两年的也可以考虑,但是毕业超过两年的就不会接受了。

联邦政府当然不可能支持这些招聘广告。

「在我们看来这就是违法的,」平等就业委员会(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资深法律顾问 Raymond Peeler 表示了自己的看法,「我们认为这种做法将年长的求职者拒之门外。」瞧瞧,你觉得这来自官方的说法如何?话说的好听,但是平等就业委员会可从来就没有找过科技公司的麻烦。

EA 游戏公司辩驳自己「仅限应届生」的招聘广告没有歧视的意思,但是这种辩白只是让他们的偏见昭然若现。该公司狡辩说其招聘广告将招募全年龄段的求职者参与到应届生项目当中,为了证实这一点,该公司表示他们的应届生项目接受申请人年龄范围从 21 岁到 35 岁。不过 EA 公司很快就发现了自己发布这样的信息属于不过脑子,这一信息正好显示出了该公司的应届生项目是不可能包括 35 岁以上的中年人的。看来 EA 公司理想的员工年龄构成多样性计划中并不包括任何 35 岁以上的员工。

如果这家公司拥有一位 40 岁,或 50 岁,甚至是 60 岁的富有经验的法律顾问或者是公关人员,也许就能够将自己从这种既尴尬又违法的局面中解救出来。

从总体来看,硅谷其实根本就不是拉动就业增长的引擎,从 1998 年互联网泡沫以来,其实硅谷当中根本没有实现就业增长。「大型」科技公司如 Facebook 与 Twitter 仅仅只雇佣了几千名员工。著名的 Instagram 在被 Facebook 收购的时候只有 13 个成员。他们可不想为了拉动美国的就业而做什么贡献。不管怎么说,在科技行业中如此明显的年龄歧视将对于其他行业也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如果放任其发展下去,这种年轻歧视将会蔓延到其他行业当中。

我们很难看到针对科技公司年龄歧视的大规模集体诉讼,这会让科技巨头们付出数十亿美元的代价,当然,其后果就是让这些大公司们更加想要雇佣便宜的年轻人,而不是要价高的老一辈。

英文原文:Don’t Hire Anyone Over 30: Ageism in Silicon Vall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