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

我是一枚程序猿,在我结婚前,我以为代码和右手就是我生活的全部。

我出生在80年代,作为“绝版”的独生子女一代,我的爸妈给了我所有他们认为最好的东西,有的时候,甚至不和我商量。 

考大学时,我想报考古系——我从小是个喜欢读历史,从中国到外国上下五千年,我基本都能说出个一二来,以至于从小到大亲戚最喜欢和我玩的游戏是“x朝的第x个皇帝是谁叫什么有什么轶事野史说来听听”。 

不过当年软件行业最火,爸妈一致要求我报某二线城市大学的软件学院,考虑到每月生活费还得从他们那儿领,我没一哭二闹三上吊,直接从了。 

大学四年基本就是混过去的,后来的技术都是到了公司现学的。 

话说回来,求职那会儿我挺庆幸爸妈给我选的这个专业——确实好找工作。当时正赶上了互联网行业的黄金时期,随便投个简历基本都能混到面试。 

后来手捧3个offer我坚持了自己的原则——哪家给钱多去哪。虽然是家小企业,但零几年的时候高中同学聚会,我已经向他们阐释了“刚工作月入过七千是怎样的体验”。 

当然这份薪水也有代价,上班后的一年里我就有了第二个住处——办公室睡袋。 

所以,别人羡慕的“年少有财”在我看来牺牲太大,20多岁被磨掉了热情四射,每天沉闷得像个80岁老头。 

如今工作8年,除了工资跟上了日益增长的生活消费水平,其他的和我工作第一年好像没什么差别。凌晨三点被喊起来调代码这种事不算什么,但几年没见的兄弟喊吃饭,临走却被留在办公室修复大BUG时候的歉疚感,真是一言难尽。

8年里最大的开心是娶到了媳妇,尽管每次我相亲时那张格式化的脸都会把姑娘吓走,可当年的小学同桌显然丝毫没有忘记我10岁时的英朗潇洒,在我们微信取得联系的一年半以后,她就毅然决然地决定委身于我。 

幸福就是老婆孩子暖炕头,这句话在我结婚后有了最大的体会。有时清晨看见枕边她的小脸,我会忍不住傻笑。 

毕竟程序猿吃的是青春饭,而刚满30岁的我,从日益稀少的后脑勺头发、接近变形的脊椎、到神经性头痛以及令人揪心睡眠问题,俨然正在经历一场“中年危机”。 

后来我花了很久的时间思考出路,只有3条:第一是挤进管理层,第二是自主创业,第三是转行。然而考虑到本人那么多资本积累也没三五技能傍身,我只能选第一条路。 

只是,如果把程序猿的数量之多比作牛毛,公司的管理岗数量就只能比作大熊猫了。当然,我也去其他公司偷偷面试过,可惜对方面试官年纪比我小、逼格比我高、傲娇程度也远胜于我,所以我自觉高攀不起,也懒得摇尾乞怜,就拉倒了。 

虽然我周围的人都说程序猿紧俏,但行业内的人自己知道,随便找一家可以,真的想找好的也难。 

明年媳妇打算给我生猴子,为了儿子闺女也得考虑换工作的事。媳妇前两天说,最近她打探到“xx招聘网”打算推出开发专场,拿出来的都是猎头级别的高端职位,我打算去试试。毕竟,能跳过诸多环节直接和企业沟通的效率,还是值得试试。就算找不到好下家,也当是去看看、试试自己到底几斤几两。 

所以,媳妇、猴子,你们等着我…… 

在人老珠黄之前,我一定把自己卖出更好的价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