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

深圳快递业现离职潮  

4 月 1 日起禁摩限电升级

深圳禁摩限电事件沸沸扬扬,快递哥无奈,有的选择了坚守,有的不堪重负选择了逃离。快递君今日得知,在深圳已有两家快递企业的上千名快递哥准备辞职;又有三家企业 650 辆二轮/三轮车被查扣,30 多名快递哥被拘留……

明天 4 月 1 日,传说的“升级版禁摩限电”即将来临,深圳某快递哥发来警方通知,也请深圳众多小哥务必注意

1. 所有电动三轮车不得上路,否则扣车扣人;

2. 所有没有备案的两轮电动车不得上路,否则一律查扣;

3. 两轮车载人,一律扣车扣人;

4. 两轮车拉货,要求宽度不能超过左右把手的 10 公分,高度不能超过骑车人的肩高范围;

5. 所有电动车不得走机动车道,否则扣车扣人;

6. 禁止电动车出入,否则扣车扣人;

7. 凡是与派出所、交警、机训人员发生口角或是不雅动作的,一律现场控制,按暴力抗法处置;

8. 清明节前后,交警、派出所、机训人员将到各营业场所、停车场巡查,一经发现有三轮车,全部收缴没收,不管你是否在使用!

备注:没有备案的电动车,要求车重不超过 40kg,车速不超过 20km/h,暂且可以上路。

一位深圳快递哥的内心独白

呼啦一下,一群人围过来,警察、协警、特勤,还有一个慌张奔跑的快递员。

我几乎没有任何迟钝,也撒脚丫就跑,后背发热,恍若惊弓之鸟,突然想起自己正在派送的快件,我又小心翼翼地绕着路边折返,手是抖的。我掐了掐自己,骂自己没出息,又没骑电动车,怕什么。

但还是怕。

这几天深圳的禁摩限电行动,我亲眼看到很多同行被铐走,踹翻在地上。快件撒落时,一位快递小哥还赶忙紧紧地抱起几件。以前我只知道手铐是铐坏人的,而今难道我们也成为了“坏人”。有一个最要好的同事,他的父母联系不上他,得知他被关押后托我去看望他,我却被挡在门外,警察说他 24 小时内要被隔离,为什么?凭什么?这几年做快递的酸甜苦辣一下涌上来,站在深圳的街头,我哭了。

同事被扣留 8 个小时后,经理花掉 5000 多元,把他“赎回”来了。他叹着气,告诉我们这 8 个小时是他人生中最难熬的 8 小时,警察从头到尾都没有解释他们为什么被抓,他也不敢问。在一间空房间里,他和另外 8 个被抓进来的快递员一起带着手铐,无声相对。没有饭吃、没有水喝,要去厕所都有警察一对一监督。他一直听到锁在柜子里的手机嗡嗡地响,客户得多着急,家人得多着急啊。在街头被抓时,警察还告诉他进了交警支队就可以给家人打电话,可一进来,他的手机就被没收,连皮带、鞋带都被警察带走。

他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大的 12 岁,小的才两岁。他放出来后,第一时间打开手机,满屏的信息着实吓了他一跳:200 多个未接来电,300 多条微信留言,他没想过自己消失的大半天里,竟有这么多人寻找他。我们的事业重要吗,也许吧。但至少,我们是被人需要的。

这里是繁华的深圳,每个人行色匆匆,偶尔有行人回头看看我,眼神诧异。我抓住手推车,手心全被汗湿,这是公司刚置办的新装备,也是我步行派件的第三天。早上临出发时,经理嘱咐我们要保障服务质量,我觉得有些委屈,连车都没有,如何保障?不带枪上战场是找死,不开车送快件是什么,我只知道是无奈,目前还有恐惧。

不偷不抢、靠自己的双手赚份辛苦钱,这是犯罪吗?在深圳上千万的人口中,我们是再普通不过的快递员,而我们的职业在过去的几年里不断得到消费者的肯定,得到政府的肯定,就连李克强总理都很多次站出来为我们点赞。我一度认为 2016 年是这个行业大发展的年头,也曾经想过自己可以努努力做个网点经理。我怎么都没想到,就在这个春天,我们突然成为这个以开放和包容而著称的城市里最不欢迎的一个群体,快递员这个曾让我们有些骄傲的身份定位被一下打碎,连做人最起码的尊严都在一次次的拉扯、推搡和棒打中全部丢失。

其实我内心也知道,电动车并不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和汽车一样,每年也有很多交通事故发生,我希望他未来可以更安全更规范;我也知道这也不是最气派的交通工具,在形象各方面还不能做到美观统一,我也希望我们的车能更漂亮一些,为这个城市增光。但我也知道,它真的是目前发展阶段最环保最便捷的末端工具,尤其是三轮车,装载量大,行驶便利,宽敞的、狭小的地方都可以行驶自如。但现实是它违规,我不知道都是哪些规定,既然违规,为何可以生产销售但是不能使用呢?看到今天我的一些同行,有的背着编织袋,有的推着手推车,有的把快件抱在怀里蹒跚在路上,快递的“快”也就在这里消失了,而因为一次只能拿少数的几件,我们要往返网点数次,我每天的步行数突破 5 万步都不是问题。

也许身体更健康了呢,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本来在深圳这个大城市里,一切都有可能发生,我们快递员也是一个有梦想的群体。我想拼两年,承包个网点,也许当上经理了就有更多的时间跟家人团聚。我的同事小张,他还年轻,他只想拼搏几年赚够钱,回老家娶个媳妇,让父母安心,可是他被拘了。

而还有一些曾经有梦想的人,就在这几天都匆匆离开了这个城市,深圳包容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未来长达 100 天的“禁摩限电”行动吓跑了我的同事。这些安分守己的人,根本无法想象牢房是什么。所以,钱不赚了,客户的快递就交给别人吧,他们必须再去寻找一份安稳的工作。以前,看到签收快件时客户脸上的笑容,内心也曾经萌生过不少的小得意。而今,在大家的面孔上,我只看到了惊恐。

而我,还在坚持。因为我相信,随着行业的发展,快递员所使用的运输工具一定能越来越规范,我们在配送过程中也一定能更加符合城市管理者的要求。总理不是就提出快递业要健康发展吗,我们信心百倍,可深圳却没能包容我们慢慢变好的过程。一夜之间的天翻地覆,影响的不仅是我们,还有成千上万个消费者。

我的三轮车已经有两辆被扣押,被推倒的情形历历在目,那些跟我们一样骑着三轮车的便衣,会悄悄行驶到我们前头,然后突然停住,与潜伏在路边的便衣里应外合,把我们“抓个正着”,我还见过便衣直接把正在行驶中的快递员一把拉下来,人狼狈至极,车翻倒在地。我承认我懦弱地做了配合,所以只扣车没扣人。而现在,我只能靠着这辆手推车给客户送件,好在不少客户很理解我们,晚了、慢了,他们只是暖心一笑。也有客户鼓动我们,你们联合起来,不收不送,看看会怎样。说实话从内心里讲我也真想这样,但早晨经理说的那句话我也理解,他说“客户得罪了谁呢,不能用快递”,那“我们这些普通的快递员得罪了谁呢”。当然我知道,这不是“得罪”。

明天是 4 月 1 日,抬头可以看到“使用电动三轮车一律刑拘”的标语。明天也是愚人节,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玩笑,但被掀翻的快递员就在我眼前,告诉我这不是一场梦。

今夜,深圳的同行兄弟们,你们能睡好吗?

我注定是辗转反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