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

我们可能会有偏见,我们认为人类的大脑是很特别的,然而实际上不是这样的。

这个谣言是如此的流行,毫无疑问地被接受为一个电影中的关键情节、自我提高的动机策略、或关于超感觉力和其他尚未开发的人类思维能力的理由。

在 2013 年的一次调查了超过 2000 名美国人的民意测验发现,有 65% 的人还相信人类只开发了 10% 的大脑的这个谣传。

在 2007 年《英国医学杂志》(British Medical Journal,BMJ)上的一项研究发现,甚至一些医生也相信这个谬论。

但事实是,每个人都使用了大脑的 100%。

利用现代技术来证明这个观点的错误是相对比较容易的。正电子发射型计算机断层显像(PET)与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扫描显示,当我们睡觉时,我们的整个大脑在某种程度上很活跃。

对单个神经元或细胞的观察显示,大脑并无非活性区。大脑细胞代谢的代谢研究显示也是整体活跃的。

根据 BMJ:“来自对脑损伤、大脑成像、定位功能、显微结构分析以及代谢研究的证据表明,人们使用了远远超过 10% 的大脑。大脑中的区域没有一块是完全平静或者不活跃的。”

但在成像技术使科学家能明确拆穿这个谣言之前,它是如何出现的呢?以及为何它在人们对大脑运作方式的理解逐渐加深的时代还能继续存在呢?

部分贡献源自于杰出的哲学家和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他在 1907 年写了《The Energies of Man》(人的能量)一书。“我们只是用了我们可能的身心资源的一小部分。”他的意思是可能时我们都有开发潜能。

29 年后,在戴尔·卡耐基(Dale Carnegie)《How To Win Friends and Influence People》(How To Win Friends and Influence People)一书的序言中,洛厄尔·托马斯(Lowell Thomas)写道,想必是引用了这句话:“哈佛大学的威廉·詹姆斯教授过去常说一般人只开发了他的潜在心智能力的百分之十。”

自此之后,这个观点似乎剥离派生出新的东西,它被使用于科幻小说和属灵群体之中,但这在 1920 年代和 30 年代并没有影响。

不久,著名心理学家卡尔·拉什利(Karl Lashley)试图通过移除老鼠大脑皮层区域来孤立大脑区域,当他发现它们仍然能够学习和记住特定的任务之后,这促成了大脑中有大量的“非活性”区域的这个观点。

现在,我们知道大脑的可塑性使得它可以从这样的损伤中恢复过来并补偿损失。这与“非活性”的概念是截然相反的。

几十年后,这个谣言之所以能坚挺地流传下来去是因为这个“随时激发出来的有吸引力的潜能”。它是我们没有达到我们全部潜能的“合理解释”,并为人类心智的局限性提供一个伪科学解释。

via: zhidao.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