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va

在即将到来的这个星期一,美国的一个陪审团就将对甲骨文与谷歌之间最新庭审中的结案陈词进行听证。近来,甲骨文控诉 Android 侵权向谷歌索赔 90 亿美元一事,让整个科技行业紧张不安。

甲骨文指控称,谷歌在将部分关键的 Java 技术整合在 Android 操作系统之中,此举侵犯了甲骨文的专利权。如今,Android 系统在市场上已经售出的智能手机中,大约占据了 80% 的份额。当然,谷歌在辩护中则宣称,该公司一直是在“公平使用”。

甲骨文与谷歌的此番争端,其核心问题还是双方在“开源”方面的认识存在差异,也是双方在此文化方面的根本冲突。开源软件没有版权问题,可以供任何获得此类软件的用户免费使用。

开源也是软件行业的核心支柱,大量的开发者和企业都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开源。即使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反对开源政策的微软等如今也转变了态度,开始支持开源政策。

但是,无论陪审团做出什么样的裁决,谷歌与甲骨文的这种争端都可能会对软件打造方式和营销方式产生巨大的影响,甚至还会破坏软件行业的核心支柱——“开源”政策。

什么是开源:

正如微软前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所言,开源的核心概念有点类似于“共产主义”,在这样的政策下,包括谷歌、Netflix 以及苹果等公司员工在内的开发者都会向全球共享他们所研发软件的程序代码。作为回报,这些最初的开发者们在其他开发者完善了这款软件之后,也理当能够获得相应的改进方法,以此获益。

如果你和开源人士相处足够长时间的话,那么你肯定会听到这样的话——“我们所有人都比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更加聪明”,因为成功的开源项目往往拥有数十位、数百位甚至是数千位程序员从不同的角度来改进同样的代码,这样,这款开发出来的软件就会越来越好、运行速度也会越来越快,大大好于任何专利化的工具。

这也是为何开源政策深受诸多科技公司欢迎的原因,这些科技公司发现,他们自身不得不加速完善和更新他们的产品,否则他们的产品很快就会被消费者所厌倦,他们必须赶在消费者厌倦他们的产品之前,推陈出新。例如,苹果就使用开源 Mesos 软件,来管理 Siri 每天收到的大量请求。Mesos 是一款最初由 Twitter 和 Airbnb 倡导的工具。

除此之外,对企业、特别是初创型企业而言,获得开源软件,并用作他们实际销售的商业产品的根基,这也是极其普遍的事实。开源意味着机遇,可以帮助企业减少重复投资,从而将更多的主要精力用来打造多样化的产品。

例如,谷歌在 2003 年撰写的一篇科技论文就成了雅虎在 2006 年推出的 Hadoop 数据分析软件的起源。当雅虎将 Hadoop 作为开源产品推出时,这又成了一系列热门初创型企业的技术基础,其中就不乏像 Hortonworks、Cloudera 以及 Platfora 等之类的初创企业。

接下来,让我们再回到甲骨文与谷歌的争端方面。

谷歌的麻烦在哪里:

相关诉讼证词向人们展示了整个事件的经过。谷歌最初于 2005 年和 2006 年率先打造出 Android 产品,当时,谷歌已经知道苹果正在打造一些好东西,这就是后来的 iPhone 智能手机。

为了更快地推出自己的操作系统,谷歌决定,不要零星地打造自己的某些关键部件,而是直接利用 Java 技术——一项业已较为成熟的技术,也是被大量即将成为 Android 应用开发者的工程师们所熟悉。

Alphabet 集团董事长兼谷歌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此案中证实称,他当时曾去过 Sun 公司(即 Java 技术的最初开发商,如今这家公司已在甲骨文麾下),试图同意给 Java 支付 3000 万美元到 4000 万美元的专利费用,换取在 Android 系统中运用 Java 技术,但后来,那次谈判未能成功,原因就是 Sun 公司担忧会因此丧失自己在移动领域的控制权。

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在证词中称,谷歌的确在 Android 系统中使用了 Java 的一些技术,但却没有说“他们认为只有 Sun 公司才有权收到专利费用”。不过,佩奇表示,谷歌之所以能够使用 Java 技术,因为这正是一种开源技术。Android 联合创始人安迪·鲁宾(Andy Rubin)也进一步证实称,谷歌认为,他们使用的那部分 Java 技术并未侵权。

当初,谷歌曾宣称,甲骨文并没有获得 APIs 的版权。APIs 可以让软件和网站彼此“对话”。

但是,此前法院的一项判决裁定,按照法律的规定,谷歌所使用的部分程序事实上就是甲骨文的专利产品,是甲骨文公司的知识产权。因此,如今的谷歌诉诸“公平使用”辩护,承认甲骨文拥有那些 Java 技术的版权,但声称谷歌应当获准在商业化模式下使用这些程序。

言外之意:

如果谷歌的公平使用辩护无效的话,那么这将给科技行业开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先河。

开源是大量科技公司推崇的方式。甲骨文提出问题的这种 API 程序就是一种可以让科技公司使用大量软件的方式,这并不是非常普遍的,但却是最接近的。

反对谷歌的裁决可能将意味着,像甲骨文这样的成熟科技公司会找到一种全新的创收源泉:即寻找那些使用 Java 或其它技术的初创型企业和开发者,向他们索要专利赔偿。

如果谷歌不能成功辩护,那么其他任何有过此类遭遇的公司也不会有什么好运。毫无疑问,这对软件行业的创新肯定不是什么好消息。开源的主旨就是免费公开交流和协作。如果开发者担心他们可能会被起诉,那么,下一个优秀的开源软件项目或许就永远不会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