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文/冯大辉

Uber 中国业务被收购之后,最值得关注的事情居然是 Uber 这些年轻人的骄傲问题。我的朋友圈里,先是被「生而骄傲:Uber 的那些年轻人们」这个标题的文章刷屏,然后一波反讽文章袭来,说 Uber 这些年轻人啊,「浑身是戏」,不得不说,这个说法挺刻薄的,但还不够狠。

朋友们又要问我怎么看这个事情了是不?在微信朋友圈看就行了啊。我对这个商业事件的观点其实也写在朋友圈里了:Uber 中国做的挺成功的,一共 800 人左右,三年,做了一个市值 70 亿美元的业务并且卖掉,如果这都不是成功,什么是成功呢?这不就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吗?这已经是外国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市场最好成绩了吧?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Uber 创始人兼 CEO Travis Kalanick 都说了,「为中国市场感到骄傲」,不得不说,这人挺擅长贩卖鸡汤的。

骄傲的 Uber 年轻人瞧不起滴滴的人,我有点不太明白这些人的骄傲来自哪里。不知道的话,还以为这 800 人改变世界了呢。严格来说,这场「战役」投入的可不止是 800 人,因为 Uber 中国还有大量的实习生,我确实不明白他们有什么魔力能让那么多实习生趋之若鹜。

以前有媒体说,「Uber 广州最高峰时,实习生和正式员工的比例是 7:1」,而且,「实习生们拿着相当低,相当不稳定的实习工资,每天超负荷地工作,承担了 Uber 绝大多数的线下劳动,得不到基本的职业保障」。注意,这是媒体说的,可不是我说的,也没看到 Uber 出来澄清。

我不知道是 Uber 正式员工这么骄傲,还是实习生也这样,如果是后者,这种骄傲其实挺傻的。要知道,那些做「微商」的年轻人也都这么骄傲,至于做传销的… 那就更不用说了,他们骄傲起来,可真是不得了。

Uber 在中国市场变糟是从「车不对版」开始的,从那一刻起,已经基本注定了结局。我相信这些 Uber 员工也知道这个问题,但一定有 KPI 驱动他们只能这样做,他们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这并不是他们的荣耀。

我不否认打车软件对社会的价值,但也狠狠批评过滴滴和 Uber 的一些做法。比如,Uber 以前被微信屏蔽了,然后就抱怨了一大堆,可我了解的情况是,Uber 这些年轻人啊,在微信平台上恶意营销,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估计他们也挺骄傲的。因为我评论了几句,好几个 Uber 的年轻人都不理我了。

至于滴滴和以前的快的打车,都做过不少龌龊的事情。不少人应该还记得这两家公司利用 iOS iMessage 漏洞群发垃圾信息骚扰用户的事情吧?为这个事情,我还和快的的一个创始人微博上吵过架。现在呢?他们赢了,成功了。慢慢的,大众会忘了他们的原罪。要是批评几句,就会有人上来质疑:你有人家成功吗?你有什么资格评论他们?

现在的媒体在默许一种什么价值观呢?赢家即正义。赢了就是一切,可以不择手段去赢,甚至把那些肮脏的下流的手段公开化,然后还沾沾自喜,一些媒体跟在后面喝彩。你没看,这几天一些媒体又在写滴滴如何干掉几十家对手的,如果你仔细看看个过程,你会发现不乏肮脏的手段,然后媒体们为自己的「十万加」的阅读量暗自窃喜去了。

年轻人之所以没来由的骄傲,是因为他们被糟糕的价值观洗脑了,也或许,他们很少考虑到价值观这个问题。

我们这个创业时代,成功学让我们容易陷入自我催眠状态。无论做公众号的、做网剧的、卖货的、做公关的、做投资的、送外卖的…都一副拯救世界的骄傲劲儿。都觉得自己的活儿是世界上最高尚的,发了一篇十万加的文章激动好几天,成功举办一场活动要昭告天下,最聪明的头脑在研究如何让人多点几下广告。我也不例外,总觉得是在改变中国医疗,哎呀妈呀,动不动被自己感动了。可第二天早晨起来一看,世界依旧如此。

这一切太他妈的糟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