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

亲爱的宝宝提现要收费了!有网友表示痛心疾首:半年前,微信支付宣布提现收费时,虽然大家觉得不痛快,但还是很淡定,毕竟,还有一个免收费的支付宝在,那可是硬挺挺的业界良心,广大人民群众可以继续享用移动支付的免费大餐。 

如今,支付宝对于提现也要收费了,虽然免费额度比微信高得多。移动支付的免费时代,在 2016 年的这个秋天,悄然画上了一个句号。 

大家免不了感到纳闷:既然杀毒软件可以免费安装、视频网站上可以免费煲剧(现在几乎所有视频网站也都在推付费会员服务)、百度云盘可以免费储存,为何支付宝不选择与微信支付截然不同的另一条路,在第三方支付领域也延续免费模式? 

免费午餐谁都想要。微信支付收费在先,支付宝半年后才收费,显得很蹊跷。再深入了解,才会知道,原来宝宝也是心里苦啊。 

1、免费与特例

支付宝诞作为国内最早的第三方支付平台,诞生于 2004 年,彼时解决的是网购中买卖双方的交易信任问题,后来随着支付宝添加了理财、缴费、还款甚至社交,成了名副其实的国民“随身电子钱包”。支付宝成了手机桌面的标配,支付宝各项功能免费,也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用户的默契。 

不过,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在全球范围,收费是第三方支付的普遍规则(有的是在提现环节,有的是在转账环节),中国第三方支付的情况是特例。 

以大家最熟悉的全球最大的第三方支付 PayPal 为例,用户从 Paypal 里面提现人民币,要被收取相当于提现金额 1.2% 的手续费。如果转账(以美元形式)到中国的银行账户,每笔需要收取 35 美元的手续费。提现到美国的银行账户免费,但转账交易要收取 2.9% + 0.30 美元的费用。 

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俄罗斯等国的主流第三方支付平台,对用户的提现或转账都是要手续手续费的,无一例外。

国外的第三方支付收的手续费普遍在1% 以上,比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高。 

谷歌曾试图打破这一规律,可惜失败了。2014 年,谷歌钱包推出借记卡服务,用户可以用以转账,也可以提取现金,免手续费,也不收任何月费或年费。但是今年 4 月份,谷歌钱包宣布关闭其借记卡服务,原因是借记卡公司手续费太高,每笔交易谷歌都在赔钱。 

有人做了一个比喻,第三方支付,免费是特例,收费是常态,就像滴滴 UBER 打车补贴,都知道是阶段性动作,迟早会回归到常态。 

2、支付宝为什么不能颠覆通行模式

不是当年淘宝用免费颠覆了国外电商巨头的收费模式吗?不是中国互联网与国外比有很多特殊性,不能照搬国外模式吗?支付宝为什么不能有颠覆? 

这与金融服务业的特殊性有关。 

虽然说,跟杀毒软件、资讯网站、网络游戏一样,Paypal、ikobo、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平台都诞生于互联网时代,天生带有共享和普惠的互联网基因,但支付行业却无法像软件行业、信息服务业或游戏业一样,完全采取免费模式。 

任何商业行为本质上都可以说是一种交换,这种交换的结构,用通俗的话来讲就是“商业模式”。 

比如说信息服务业,用免费资讯来交换用户的注意力,再把用户的注意力卖给广告主,由此完成商业模式的建构。

杀毒软件行业,用免费软件来交换用户的点击行为,把用户导向搜索、应用下载、网站导航等,从后面的环节中获取收益。

游戏行业用免费游戏来交换玩家的时间和代入感,再通过卖游戏装备等增值服务让玩家掏钱。

而以支付宝、Paypal 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的“交换结构”却很不同,他们不能像免费杀毒软件一样收取安全认证费,也不能像资讯网站一样插入很多广告,更没办法像网游一样步步引诱用户提供增值装备。 

金融服务最重要的要素,是安全。这使得它不能像其他服务一样,大规模引入第三方广告,否则用户体验会受影响。 

因此,对 Paypal、支付宝来说,他们的“交换结构”很直接:以安全便捷的移动支付服务交换用户的服务费。

毕竟,相比起直接收取手续费,更糟糕的情况是,让用户一打开支付页面,结果弹出来的满屏都是广告,用户要花比以往长好几倍的时间才能付一顿饭钱,那可绝对烦不胜烦。对用户而言,移动支付通过直接收取手续费而非其他方式谋利,更像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了。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用户其实一直在“少付出钱多付出时间”与“多付出钱少付出时间”之间进行平衡。 

3、银行的影子

事实上,对于微信和支付宝来说,它们前期不对提现和转账收取手续费,不惜持续补贴,仅仅是培养用户习惯的权宜之计,该来的终究避免不了。 

今年 3 月,微信开始对提现收取 0.1% 的手续费,很多人对微信支付“雁过拔毛”的做法很有意见。但马化腾却反过来大吐苦水,他称微信转账给微信带来的成本压力极大,平均一个月 3 亿元,让腾讯难以承受,而且成本还在急速增加,哪怕资金沉淀会产生利息,但利息远远不足抵消攀升的成本。 

无论国内国外,第三方支付都无法撇开银行独立运营,需要借助银行进行资金划拨和清算。因此,跟 Paypal、 Ikobo 一样,微信和支付宝要向银行缴费,银行在第三方支付每次调用快捷支付接口(转账时会发生)都要收取高低不等的手续费,这个是大头。 

银行向第三方支付收取不菲的手续费,马化腾的烦恼,马云也一定有。差别在于,微信首先扛不住了。 

事实上,支付宝背负的成本更高,有数据显示(艾瑞咨询 2015 年第三方支付市场核心数据),支付宝 2015 年占国内第三方支付交易规模的 47.5%,而微信的财付通仅 20%,支付宝的成本一个月远不止 3 亿元。 

在微信提现收费后,大波资金和用户转战到支付宝,想必这样的结果也是让支付宝痛并快乐着,人气飙涨固然是好事,但成本亦水涨船高,坚持越久,难免亏越多。终于,宝宝也扛不住了。 

没有商业模式支撑的事最终是无法持续的。 

同时,在中国特殊的金融环境下,做第三方支付并不是一件轻松事,分割银行蛋糕的任何尝试,都会遭到旧有利益的压力。除了要向银行上缴不菲的手续费外,银行的反制,亦无形中加重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成本,减少了其潜在收益。 

除了手续费外,银行的反制还有“三板斧”: 

第一板斧:推出“手机银行转账免费”政策。 

2016 年 2 月,工、农、中、建、交五大行联合宣布,将实行手机银行异地跨行转账汇款免手续费。而在 2015 年,大部分银行已经实行网上转账免手续费。显然,这是“师‘宝’长技以制‘宝’”,与蓬勃发展的第三方支付争夺用户和资金。 

第二板斧:限制额度。 

早在 2014 年,四大行抱团下调支付宝快捷支付额度。这一“集体事件”,被业内看做银行向第三方支付正式宣战的“第一枪”。而今年 7 月 1 日,央行正式规定,第三方支付的余额支付方式给予最高 20 万/年的限额。额度的红线一拉,等于为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资金池设定限高,即使支付宝或微信支付想盘活资金池(包括从中获得更多利息),也很为难。 

第三板斧:“注销快捷支付”。 

前两把斧头是传统常规武器,第三把斧头是最近才出现的。5 月 30 日,工商银行在其手机银行 APP 上推出“自助注销快捷功能”,诱使用户解除绑定第三方支付平台。在业内尚属首家,但具有标志性意义。资金入口在银行手里,银行要是将入口掐死,第三方支付就断了粮草。 

别看国内第三方支付发展迅猛,2015 年交易规模翻了一倍,但其实,支付宝们还是充满了危机感。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向用户收费,某种程度应该被视为储备粮草、谋长久生存的重要一步。 

从整体来看,不同平台之间互相的平衡制约,有利于健康发展。包括支付宝在内的第三方支付平台的竞争,才促使银行出台转账免费等服务。没有竞争者,银行的服务不会有这么大的改变,微信也可能不仅是对提现服务收费。 

因此,支持竞争,某种程度就是保护用户自己的利益。竞争本身会带来红利。 

4、互联网收费时代的到来

互联网诞生之际,我们曾乐观幻想过,曾被视为乌托邦的免费时代真的来了,网上看电影、听音乐、读小说一度都是免费的。支付宝的出现,又使得曾经手续费高昂的转账不仅更加方便快捷,而且同样是免费的。 

然而,慢慢的,我们又看到互联网世界正在逐步告别免费。 

2013 年,以虾米音乐为代表,国内音乐网站开始尝试收费模式,在线音乐付费模式最近一年基本普及;视频领域,乐视网和爱奇艺的会员收费做得有声有色,最近几年会员收费项目几乎成为每一个大型视频网站的标配。 

从 2010 年前后开始,国内就开始出现“互联网将告别免费时代”的声音,进入 2015 后,这种声音达至高峰。 

如前所述,人们一直在“付出时间”和“付出金钱”之间平衡。告别免费趋势的到来,背后是中国的消费升级,是人们对时间效益的重新认知。收入达至一个新阶段后,对优质服务会更在意,花钱买时间、花钱买体验,不少人认为是值得的。 

正如长尾理论提出者克里斯·安德森在其《免费:商业的未来》一书中所说:

一种充裕必然造成另一种匮乏。这种匮乏是多方面的,可能是自主权的匮乏,也可能是时效性、专业性、准确性、优质性的匮乏,也可能是纯粹乐趣的匮乏。

中国人的生活已经基本告别了依赖免费带来的廉价充裕,他们看电影要最新的、煲剧要没有广告的、听音乐要原版纯正的、支付要安全快捷的。也就是说,他们越来越珍视安德森所称的“时效性、专业性、准确性、优质性和纯粹乐趣”,只有站在大众消费观念的变迁视野中,我们才看得清,收费与免费之间的关系。 

支付宝对提现收费,表明中国的移动支付战争进入了下半场。跟移动出行一样,第三方支付烧钱补贴的阶段过去了,下半场将是比拼服务品质的更为激烈的竞争。

via:微信公众号“智谷趋势”(ID:zgtrend),作者高文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