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

2010年12月8日,视频网站优酷网(NYSE:YOKU)成功登录美国纽交所,以27美元/股开盘,收于33.44美元/股计算,当日涨幅161.25%,创下五年来美国IPO当日涨幅之最。当张朝阳看到这一消息想必感触良多,优酷网创始人古永锵正是其手下旧部,曾历任搜狐首席财务官、首席运营官及总裁,而以12月28日收盘价计,优酷网37.2亿美元市值已经超过了搜狐24.4亿美元的市值,而古永锵也将凭借15亿美元的身价超越自己的老东家。

无论搜狐是否是中国互联网最伟大的公司,但1996年开始创业的张朝阳无疑是这个行业最有资格像教父那样说话的人,从他麾下出走并成功的创业家不知凡几。这让位于北京中关村的搜狐在中国互联网的地位颇似自己8公里之外的邻居动批(动物园批发市场)在服装界的地位,一个创业者萌芽、汲取养料然后开枝散叶的地方。

“据据网络编辑门户鞭牛士(Bianews.com) 截至2008年8月底的统计,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搜狐(NASDAQ: SOHU) 已经向中国互联网公司输送了包括数百位CEO、总经理、副总裁、总编辑、副总编辑、主编和副主编等在内的高级人才,还有大批在搜狐就职过的员工自立门户进行创业,取得了巨大成就。搜狐已经俨然成为了中国互联网的‘黄埔军校’之一。”

这段文字来自于一个组织的内部活动邀请函,这个组织的成员包括周云帆、陈一舟、古永锵、李善友、曾伏虎、陈勇、丁振辉、李学凌、陈汉泽等诸多中国互联网中坚力量,这个组织的名字就是“搜狐同事会”。在2008年10月首届搜狐同事会上,参与者达到200人,而在2010年1月的第二届搜狐同事会中,“有名有姓”的参加者就已经达到112人,而因故不能参加着另有数十人。

如果说谁看到“搜狐”两个字会觉得痛苦,土豆网创始人王微无疑是其中之一。2005年,王微创立土豆网把视频模式引入中国互联网界,一年后开始有了第一个成气候的挑战者——优酷创始人古永锵。王微痛苦的“单挑”之旅由此开始。如果非要说5年间有什么变化,那就是王微从单挑一个人变成了单挑一群人,而这一群人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搜狐帮”。

除去古永锵之外,另一家视频上市公司酷6网创始人者李善友是原搜狐高级副总裁兼总编辑,百度旗下视频网站奇艺网CEO龚宇则是原搜狐首席运营官,而天线视频则一度请原搜狐新闻中心总监、商务拓展部总监曾伏虎出任其内容产品副总裁,激动网引入了原搜狐BD无线事业部负责人张鹤出任总裁,此外原搜狐高级副总裁、搜狗搜索业务的元老王建军也加盟了56网、出任CEO。

“搜狐帮”对于视频圈子的渗透并不只是产生几个创业者,而是成建制的搜狐化。在优酷,技术总监姚健、技术副总裁阙宏宇、总裁助理魏明都是出身搜狐,而酷六网的三个副总裁,则都是李善友在搜狐的属下。

当然“搜狐帮”的创业版图并不只是视频,SNS、门户、公关等领域不一而足;而出身搜狐的创业者也并非只有搜狐高管,此外原搜狐IT 副主编蔡强创立明德公关;原搜狐内容部活动策划刘伟创办了天一创意;原搜狐华南广告部客户总监季攀则涉足投资领域,出任西域投资合伙人。

为什么是搜狐成了中国互联网的黄埔军校?张朝阳说,这是搜狐股权激励比较好,高层有钱去创业。的确,资本是创业不可缺少的条件,但这并不足够,搜狐经历给古永锵们的烙印还在精神更深处。

张朝阳教给自己弟子的首先就是“眼光”。“我们都是同事的时候网络视频还非常不起眼,除了我跟李善友讨论过这个问题,大家在公司的时候从来没有讨论过网络视频的事。”龚宇在此前的一次采访中表示搜狐人不约而同看重视频业并非有意为之,但也并非巧合,“大家更多是在大门户公司的背景,对新媒体的发展有深刻的认识,新媒体发展的图文时代已经发展到相对成熟的阶段了,而视频现在还属于初级阶段,空间会更大。”

会做秀善炒作,这是张朝阳的“优秀品质”,这在相信互联网就是眼球经济的“搜狐帮”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酷6和优酷两家亏损的视频公司却成为上市公司,这和他们深厚的“包装”功力不无关联。熟悉李善友的人都知道,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一开口总能让人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从拿到视频牌照再到上市,酷6从未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宣扬自己。而优酷则从开始就宣称自己是“中国第一视频网站”结果他真就成了“第一”,此外“Hulu+Netflix”形象的成功包装更是其登录纽交所的关键所在。

“当时我就想如果有一天我的公司上市了,我也像张老板那样……”这是李善友回忆自己的创业想法时最常用的句型。张朝阳是中国互联网最早的创业者和互联网英雄,他的成功不仅被自己的下属看在眼里,而且成了他们巨大的精神食粮。“那个伟大的时代,一帮人聚在一起做一件事情,其意义已经超越了事情本身。我们偶然到了搜狐,离开后却发现身上必然带着某种标记。那是一种习惯,一种‘嗷嗷叫’的精神气质,一种生命一样重要的东西。”李善友在首届搜狐同事会上这样总结“搜狐帮”的精神烙印,神情投入而富于煽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