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829亿美元的估值,这到底是Facebook未来成为全球互联网老大的本钱,还只是一个虚幻的泡沫?

进入2011年,全球互联网首个爆炸性新闻无疑与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Facebook再融资有关。美国时间今年1月4日,Facebook从高盛和俄罗斯投资公司DST(数字天空)处,分别获得了4.5亿美元和5000万美元的投资,据此Facebook的估值达到500亿美元,这个市值达到雅虎一倍多。高盛集团还成立了一只总额15亿美元的Facebook专项投资基金,作为后续的投资。而DST在此之前已经投资了Facebook,当时它的估值还是100亿美元。

对于一家2010年的营收只有20亿美元左右的互联网公司来说,500亿美元市值的估价贵吗?可能没有人会认为它便宜。阿克塞尔合伙公司是Facebook的第二大股东,它的一位董事这样说道:“Facebook的市值涨落空间相当大,或许会很值钱,也可能会变得一文不值……将来,这究竟会是巨大的成功还是一个无法控制的怪兽呢?”

不过,Facebook正在以火箭般的速度发展。2010年,对于这家成立六年多的社交网站来说,是梦幻的一年。它首次超越Google.com,成为全年互联网用户在美国浏览次数最多的网站;它的用户超过5亿,并以每月2500万左右的速度在增长。

同时,其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Zuckerberg)成为《时代》周刊2010年度人物,这位26岁的亿万富翁也是自1927年以来最年轻的获选者。以Facebook发展史为原型的电影《社交网络》也在去年上映。

最终,火箭将飞到云端,还是会半途陨落,没有人知道,但很多人相信,Facebook已经具备了超越Google、成为新一代互联网霸主的潜力。

2007年10月,当微软和华人首富李嘉诚以150亿美元的估值购买了Facebook1.6%和0.4%的股份时,《洛杉矶时报》评价:给这样一家还没有盈利的公司如此的高价是“骇人听闻”。《财富》杂志网络科技版主编大卫在《Facebook效应》一书中写到,“在公司估值的喧嚣下,几乎没人注意到促使微软加速进行这轮投资的广告合作协议……那其实不过是微软在市场高峰期以广告交易的形式收购优质股份的一次赌注,那从来不是Facebook的真正估值。”

通过看上去高得离谱的收购价格,微软不仅获得了Facebook的国际广告合作的大单,还取得了一个排他性协议:Facebook不能接受任何来自Google的投资,如果以后公司要卖给Google,必须提前通知微软。

而这次再融资,显然也不单是500亿美元市值那么简单。易凯资本CEO王冉在微博中写到,“高盛用500亿美元的估值向Facebook投资了4.5亿美元。这个价格贵吗?看是谁。如果是对别人不好说,但对高盛来说肯定不贵。只要它借此锁定了后面的私募、IPO和并购,这投资几乎是临时放在Facebook账户里的一笔存款,它获得的Facebook股权就是这存款的利息。你见过世界上有这么高的利息吗?”

曾经有人评价扎克伯格,他“对业务成长的追求超过对利润的追求”。Facebook在美国以外的一些国家似乎并不那么的流行,但它要保持快速的用户增长速度,扩大用户规模必须拓展美国以外的市场。显然,俄罗斯已经成为Facebook在“金砖四国”发力的第一站,去年4月,Facebook正式推出俄罗斯版。之后,Facebook在俄罗斯举办了首次开发者大会,Facebook还与俄罗斯两大移动运营商达成了协议,使用户可以访问移动版的Facebook。

中国国内虽然还不能登陆Facebook,但2010年底的最后几天,扎克伯格携女友来华的私人活动变得异常引人关注。Facebook正在筹备进入中国市场了吗?扎克伯格的回答似乎给人们不少遐想的空间,比如他认为不能遗漏13亿人的市场,他每天花一个小时学习中文等。

过去数年中,不断有Facebook被收购的消息传出,微软、Google、MySpace等都在争购名单中,最危险的一次是在2006年,Facebook差一点以10亿美元的价格被雅虎买下。不管怎样,这一轮的融资给了Facebook足够的弹药,度过七周岁生日的全球最大社交网站已经很难被吞并。

而拥有了足够现金的Facebook,可以更多地按照自己的意愿和战略来发展——扎克伯格一直对于资本抱着保守的态度,融资后失去公司的控制权是他所不能接受的。美国科技博客Mashable撰稿人本·帕尔不久前对今年全球的社交网络市场进行了预测,其中一条即2011年Facebook不会进行IPO,其理由是扎克伯格并不急于套现,而上市之后Facebook管理层将面临更多的监管和投资者的压力。

就在Facebook进行了天价融资的同时,微型博客Twitter的估值也再创新高,纽约一家私募股权基金将Twitter股价定为每股22美元,估值约41亿美元,仅在一个月前Twitter融资2亿美元时,它的估值还只是37亿美元。

社交网站正在掀起全球互联网的一轮新热潮,投资者看中的正是网站注册用户惊人的增长和超高的活跃度。以Twitter例,它自2006年推出以来,已经吸引了全球超过1.75亿用户,网站上每天发布6500万条消息,每月发布的消息数量超过20亿条。

但也并不是和“社交”沾边的网站都是欣欣向荣。新闻集团旗下社交网站MySpace用户数量已经从高峰时超过1亿下降到去年的8150万,上个月它开始执行一项裁员50%的计划,中国员工裁减三分之二,中国区CEO也已经离职。

这一结局似乎早在扎克伯格预料中。当年MySpace被新闻集团收购时,Facebook曾经搞了一个庆祝活动,一方面是为证明社交网站的价值,另一方面扎克伯格认为这家保守的大型媒体公司会拖了MySpace的后腿。

是什么使得Facebook和MySpace的命运大相径庭?

实名制,当然是Facebook获胜的第一法宝。这一做法在早期限制了其用户规模的发展速度,而现在5亿多用户——绝大多数是实名的,正在成为一个巨大的宝藏。

天际网CEO林廷翰告诉《英才》记者,最早的社交网站Friendster就是采用的实名制,但用户们登陆上去什么都不能做;MySpace在这方面实现了突破,它是根据人们的兴趣,对音乐的共同爱好形成圈子,当时大家都认为MySpace是一个model(典范);Facebook解决了一个问题——既将周围的朋友圈子拉上来,又让大家保持不断的联系。

“在Google很清楚哪些是广告,但是在Facebook上如果好友分享了一个广告,这个变成你的内容。”林廷翰说,广告能够当内容去看,对广告商来说是一个梦想,这也将会是Facebook有可能会超越Google很强的一点。

另一个重要方面是扎克伯格对于开放的彻底坚持。扎克伯格的基本逻辑是,想要让Facebook成为整个生态系统的核心,让别人离不开自己,首先就需要让自己足够开放。

在关注Facebook能否超越Google的同时,人们也在猜想,谁会是中国的Facebook?国内SNS网站一大把,为什么没有出现有Facebook这么大影响力的公司?林廷翰认为,国内的SNS网站都在抄袭Facebook前端的东西,但Facebook有1000多名工程师在后端进行开发,做像数据挖掘这些工作,而这才是Facebook的核心竞争力。

对Facebook来说,现在的一切还只是一个美好的开始。要成为自己理想世界里连接世界的中心,扎克伯格的路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