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如果说Google已将人类智力活动的其中一维记忆力趋向完美,那么,Wolfram|Alpha所致力的正是另一维:逻辑。

2009年初,比尔·盖茨来到Wolfram Research办公室。自9年前将微软重任交与鲍尔默后,他只关心三件事:慈善、Windows及搜索。盖茨和老朋友并肩坐在电脑前。接着,对方开始输入一些奇怪字符:“2^2^2^2^2”(2的16次方)。“这是什么?你要干啥?”盖茨一脸狐疑,虽不是美国科技史上的天才程序员,但他至少是个疯狂的产品迷,且自行编写过程序。“我们在做数学。”他的老朋友说。

很快,这位全球首富被逗乐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他不熟悉的网页,上面是“2的16次方”的计算结果、数字长度及十进制近似值等直观数据。

他不是第一个被逗乐的人物。实际上在盖茨前后,一群技术精英已前来观摩,他们是:万维网发明人提姆·伯纳尔斯·李、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及这个办公室曾经的实习生—Google创始人布林。

比方说输入“China GDP”,它会弹出中国GDP的最新情况、1970年至今中国GDP的增长图表、中国通货膨胀率及失业人口率等。它可以飞快地告诉你两只股票的历史曲线图,甚至还能轻松应对一些更离奇的问题:“某年某月某日某旅游胜地的日出是什么时间”、“地球和月球的距离”、“吃一个苹果我将获得多少蛋白质”等。

是不是很酷?不过,我对Wolfram|Alpha的兴趣可能有点儿“考古”。回头看人类搜索史,分别已在美国与中国一统天下的谷歌与百度、微软新搜索品牌Bing及由Twitter引发的新概念“实时搜索”(Real Time Search),或还有如Ask.com这样的新型搜索,无不是建立在网络已有的现成信息上,而非由服务器计算生成的新信息。它们只是通过关键词发现文件,并不理解问题,也不理解答案。换言之,Wolfram|Alpha在人类以往的搜索经验外。“我希望搜索不仅是计算,而且能自行发现和发明。”不过当我终于有一天获得一个机会与其创始人斯蒂芬·沃尔弗拉姆交流时,他的野心勃勃还是超越了我的好奇。

50岁的沃尔弗拉姆有点儿传奇。他父母是小说家和牛津大学哲学教授,不过,一路在科学路上狂奔的他20岁时即获得了加州理工大学物理学博士学位,并在21岁获得麦克阿瑟基金会颁布的“天才”称号。12年前,他推出目前世界上通用计算系统中最强大的软件Mathematica,它被称为“现代科技计算的开始”;2002年,他出版了《一种新科学》,通过对“细胞自动控制器”和复杂数学系统的研究,得出结论—“宇宙本质上为数字化并以一定基本规则运行,而这些法则能被一些很简单的程序所概括和表达”,从而引发计算机科学界的热烈讨论。

换言之,从抽象的科学理论著作到围绕这一理论派生而出的系列产品和公司运作,这是一个系统的体系。Wolfram|Alpha希望任何人在面对特定问题时,都能获得专家级的答案。这是一项基础科学和实用技术的转化,而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是:如何针对所有可计算的知识创建一个基本架构,并以一个可控制的处理方式玩转它。

“我不知何时电脑能运行得足够快、我们的方法能进化得足够好,但最终我希望,当用户向它提问时它也能自动去其它地方寻找可能存在的纯计算空间,通过实时开发新的科学和方法去动态地发现新的答案。”他说。

这下我明白了,沃尔弗拉姆为何执意要从亚里士多德、阿基米德、莱布尼茨等人说起。如果说,Google已将人类智力活动的其中一维记忆力趋向完美,那么,Wolfram|Alpha所致力的正是永无止境的另一维: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