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S

毋庸置疑,SNS是当下互联网最炙手可热的应用。从一个网站Facebook,到一部电影Social Network,到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被时代周刊评选为2010年度人物,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Facebook风行一时。在我们来不及去界定SNS时,我们已经完完全全处在SNS的包围中。

SNS其实可以有三种解释,前两个缩写是公认的“social network”,而后一个S既可以指service,也可以指software,随着媒体的进化,现在较多指的就是如Facebook之类的site(网站)。而这些网站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真实的用户身份。

“去年7月,我们通过在Facebook上登广告,成功地找到了符合条件的受访者。”香港籍人类学研究者Jo Yung告诉早报记者。Jo Yung所在的市场研究公司经常帮助一些世界500强公司做基于人类学的商业研究,研究地点遍布世界各地。在这类研究中,Jo往往需要找到合适的受访者做深度访谈。而在以往的经验中,Jo经常通过身边的人际网络去寻找这些分散的受访者,或雇用一个本地的助理帮忙寻找。

“因为这个项目需要的受访者都在只有几千人的美国小镇,传统的寻找方式很难触及这部分人群,而Facebook轻松办到了。”Jo说,“我们在四个镇放了广告,设置了一个超链接接受报名。Facebook知道他们在哪。”短短两周之内,总共有20-30位回应。在香港,Jo Yung至今仍每天访问Facebook,和在美国的BOSS及同事分享讯息及互动娱乐。

“社交网络作为一种关系维护的工具,本身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从社会网络理论角度,社交网络已经成为人们的一项重要社会资本。”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周葆华这样说。

社交网站满足了人们在网上交流的需求。另一方面,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人们的信息入口已经从大众传媒转向门户网站,进而转向社交媒体,社交媒体同时满足了人们的信息需求和社交需求,这是社交网络火爆的原因。社交网站多大程度上改变人们的交流方式,取决于人们对SNS的使用时间和使用方式。

知名市场研究公司尼尔森去年发布的社交网络报告称,许多人在日常生活和职业生涯中的互动沟通方式已经因社交媒体而发生了变革。Facebook、LinkedIn、Orkut、Badoo、Qzone等社交媒体及其网络,正成为他们踏进互联网世界的新入口。

据该报告的数据,全世界75%的互联网用户访问社交媒体和博客。全球顶级的七大网络品牌中,三个品牌与社交媒体密切相关(Facebook,YouTube和维基百科)。互联网用户访问社交媒体的时间不断增加,平均每位互联网用户每月花6个小时访问社交媒体。

SNS构建的图景正佐证着它的理论基础——六度分隔理论。由美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斯坦利·米尔格拉姆(Stanley Milgram)提出的六度分隔理论,认为平均只需六个人就可以联系任何两个互不相识的美国人。

但值得注意的是,此番打着首家上市社交网络的人人网才是Facebook的翻版,微博更像在模仿Twitter。在美国,Facebook的估值远高于Twitter。在中国,微博比人人网火的一个未验证的假设是,中国人是一种儒家文化,讲究“仁”,是一种他者文化,行为规范都是在别人的眼中形成的。而微博大量的评论和转发功能正满足了这个特点。

与此不同的是,Facebook是以自我为中心的,随着自我披露越来越多,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熟。自我披露在网络上可以解释为实名和匿名,其中实名更多是自我扮演。

博客(blog)作为独立商业力量已经被宣布失败了。但Facebook已经找到了它的盈利模式。Facebook的商业模式是建立在海量信息基础上的,用户有5亿,在美国的到达率超过7成。在这个用户基础上就能细分,不过人人网只有几百万。去年人人网一年的广告收入为3200.3万美元,来自于248个客户。来自于大的广告主,这意味着它没有形成长尾,是靠营销人员人力去做出来的。没有形成Google这种自动化网络营销系统,如Google Adsens, Google Adword。(编注:根据维基百科,长尾,也即 The Long Tail这一概念是由“连线”杂志主编Chris Anderson在2004年10月的“长尾”一文中最早提出,用来描述诸如亚马逊和Netflix之类网站的商业和经济模式。按这一概念,只要存储和流通的渠道足够大,需求不旺或销量不佳的产品共同占据的市场份额就可以和那些数量不多的热卖品所占据的市场份额相匹敌甚至更大。)

在自我披露中,必须注意隐私问题。在社交网络中,私人领域与公共领域的界限已经越来越模糊,以前公共领域就是大众传播,而社交网络的一个传播特点是由人际传播转向大众传播。其中一些议题被大众媒体转播,或者转发多了,就成为大众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