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和过去14年一样,在6月6日旧金山苹果开发者大会(以下简称WWDC)召开当天,安德鲁·斯通(Andrew Stone)凌晨3点45分就起来了,匆匆做完瑜伽后,他也加入大部队,等候乔布斯10点的发布会。斯通以前产一名建筑师,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就为苹果电脑写软件,在排队时他不断与苹果极客们谈论技术,尤其是那些为了节省费用,彻夜不眠的欧洲人和亚洲人。

好事:开发者挣钱了

今年,比过去有过之而无不及,除了友情之外,好情绪更上层楼:开发者赚到了钱,签了更多的合同。现年55岁的斯通说:“你根本不知道这里到底有多少人狂欢。”在WWDC前一天,他从阿尔伯克基(美国新墨西哥州中部大城)飞来旧金山,追忆当年,许多人为了3000美元的会议和旅行费而苦恼。斯通说:“现在,好的开发者想挣多少钱就挣多少钱。”

会展大厅外面的场景只是缩影,苹果正在获得开发者的欢心。消费者买了2亿台iPad、iPhone、iPod Touch,程序世界的规模性和多样性是一个主要的原因,苹果程序店有42万个应用,几乎是Android市场的两倍。在WWDC大会上,乔布斯抛出了在线服务的“后PC时代”远景,它为程序员打开机会之门,各类新软件将崛起。乔布斯告诉听众:“我们将离PC和Mac更远些,转向另外的设备。我们将把数字生活的枢纽转到云计算。”他宣布推出iCloud。基本的iOS操作系统已经升级,可以更轻易地拍照,分享文件,寻找文章。通过功能的拓展,乔布斯能说服消费者放弃非苹果产品,与开发者的关系也会更密切。

赚100万美元不是难事

自由开发者一直是理想主义者,也是平等主义者,它们怀疑大公司会对开发者和消费者颐指气使。苹果一直在实用性上表现出色,例如,程序开发工具简单易用。苹果产品之所以有如此多的程序,主要是有很多方法让开发者赚钱。在苹果的程序商店里,消费者大手笔抛下43亿美元。它包括了原采购、额外升级和程序内广告。埃迪·马克和它的室友将广告放在免费程序上,现在他们都为统计钱数而烦恼。马克说:“我们赚的钱超过100万美元。”他2008年毕业,本来只是想在找到工作前赚些租金和啤酒钱。马克说:“可能有200万美元吧,不确定。”

苹果并没有垄断开发者。根据市场研究机构Evans Data调查显示,为Android开发程序的开发者占比43.5%,而苹果iOS为39.7%。苹果垄断了高端市场,但Android已经被其它手机商和无线商接纳。Evans Data CEO詹尼尔·加文(Janel Garvin)说,黑莓、微软WIndows Phone、诺基亚Symbian,都有成千上万的设备,移动开发领域已经没有独立王国了。

苹果优势:API、单一的设备

为了保持开发者的忠诚度,苹果努力完善细节。开发者对苹果开发环境咆哮——包括技术规格、指南、程序工具。在过去30年里,开发者为Mac编程,现在的技术也一样,它们在Mac上为iPhone编程很轻松。况且还有iPhone模拟器,这是一款软件,开发者通过它就能在Mac显示屏上确定程序在手机上的运行状态。苹果API也十分出色,开发者利用它可以更好的发挥系统的性能。前来听乔布斯布道的5200名工程师里中,许多都对一些消费者功能不满,比如无线、不支持PC同步,但对于新的1500个API,他们还是大表赞赏。这听起来复杂,实际上也复杂。到目前为止,苹果只出了三款移动产品,相比于Android设备来说,为iOS写软件要更容易,Android设备更多,每款都有不同。马萨诸塞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生亚当·威廉姆斯(Adam Williams)通过iPhone程序赚了10万美元,他曾考虑为Android写程序,花了几周尝试Google开发者工具后便放弃了,他说:“为了一个可疑的回报,要做的工作太多了。”

小开发者抱怨“不平等”

开发者的抱怨也不只如此。正如过去和现在的技术威权一样,苹果也没有接受伙伴们创造的软件类别。当苹果资深副总裁福斯特(Scott Forstall)演示iOS新功能,它能提醒用户定时喝牛奶时,新功能却引起一些公司的不满,比如Remember The Milk(待办事项管理应用程序名)。Salesforce.com CEO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也参与了WWDC大会,他说:“人群中传出抱怨声,这些公司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再存在了。”

尽管乔布斯的软件生态系统看起来平等,事实却并非如此。像EA这些大的软件商拥有专门帐户,可以及时提交问题,被乔布斯提及的机会也更多,更容易出现在苹果的广告里。而小的开发者却要饱受等待之苦,指望苹果程序审核员大发慈悲,也无法影响到决策。在Shotgun免费程序获得成功后,埃迪·马克又为电影《变异编年史》(Mutant Chronicles)编写了一个促销程序。等到苹果审核通过时,电影已经出来了,早就从电影院下线了。马克说:“它从没有激活,我想这主要是因为我们是跑龙套的,我有苦难言。”

高标准

从某些方面来看,主观系统恰是苹果的一大优势:方便质量控制。Shopkick CEO雷丁(Cyriac Roeding)说:“它们的标准相当高,不要那些山寨品,也不要之前做过的。”Shopkick主要制造小设备,当用户走进零售店里,设备可以用来确定 iPhone用户身份。在向苹果开发者关系联络员介绍程序时,他光是演示幻灯片还不够,还要真正证明程序的实际可行性。程序的确管用,现在Target、百思买、Macy's都使用Shopkick的设备。

斯通坚决跟着苹果走。回到阿尔伯克基,他每周都要和iOS极客聚会,这些人你可以聘请他们。斯通像个工头,带着编程人员、数据库专家、用户界面设计师、商务人士一起工作,做他听到的项目。斯通说:“许多企业投入到开发中,它像是新的女朋友一样受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