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网

用户正在对它快速失去兴趣。网站流量排名Alexa展示的滑铁卢线条显示,从2010年年初的近1.2到如今的0.42,一年半时间,开心网的每日用户量跌去约65%;百度指数显示,其用户关注度由最火爆时的超80万回落到现在的不到10万;媒体对其的关注指数亦在下降,仅今年一季度就下降七成。

曾经风光无二的开心网,正在被遗忘吗?

用户转移去向

去年的这个时候,Vivian每天到公司打开电脑的第一件事就是登录开心网,看看有几条新消息,最近有谁来访,哪怕老板开会时明确告诫“上班时间不准玩那个开心网”。Vivian还一度调好闹钟,只为了半夜起床和朋友互相偷菜,乐此不疲。但Vivian最近登录久未访问的开心网,却发现没有一个人在线,“鱼塘早就生病了,看来大家也都不玩很久了”。

有这样经历的远不止Vivian一人,越来越多曾经热衷偷菜、抢车位的用户对开心网的热情已经淡去。“我现在玩微博了,电脑、手机随时随地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微博上加我的朋友、同事明显越来越多。”Vivian说。

Alexa的相关数据反映了用户向微博转移的趋势。2011年,新浪微博的用户量及页面访问量异军突起,近日攀上历史高点,超越了开心网和人人网;百度指数也显示,用户对开心网、人人网与新浪微博的关注度在2010年11月逆转,新浪微博目前占据绝对上风,开心、人人曲线向下。

开发者另攀高枝

互联网人士指出,开心网最主要吸引用户的无非两块内容,一是朋友转帖、二是网页小游戏。但是,当新浪微博所强调的媒体属性发挥出来以后,用户发现微博上更新消息的速度明显快得多、而且关注方便,开心网转帖的优势已然不再。

实际上,让开心网创始人程炳皓疲于招架的是,用户对偷菜、争车位等一类游戏早已审美偏劳,而后续具吸引力的网页游戏、小游戏正随开发者大量迁徙去了其他平台。

国内社交游戏开发商“乐元素”就是其中一例,开心网游戏中心的《我的王国》、《欢乐城市》等都出自乐元素之手。此前,乐元素主攻海外市场,不过,随着腾讯整体开放平台的启动,乐元素开始转向国内,今年3月登陆了腾讯朋友,5月登陆了QQ空间。尽管腾讯给出的分成比例并不高,但腾讯平台给游戏开发者带来的用户量和整体收入仍远远大于开心网等平台。

除乐元素之外,北京互爱科技已凭借《胡莱三国》在腾讯平台上月入千万,并表示今后将把更多精力集中到腾讯。可以预见,对于中小型社交游戏开发商来说,开心网已不具备太多吸引力。

开心网自主开发的小游戏也正遭受冲击。7月26日,腾讯联手国外最大的小游戏开发商Zynga推出《CityVille》的中文版《星佳城市》,直击开心网的《开心城市》。Zynga称,将与腾讯进一步合作开发本地化游戏,这对于国内其他平台来说,无异于巨大的威胁。

此外,相比善于炒作热点话题的新浪、财大气粗的腾讯,开心网没有发挥出创业公司“快”的特点。犹疑不决的程炳皓直到2010年5月才允许第三方应用接入,当月第三方组件仅14个,今年1月才完全开放接入,目前为213个。这一数字与腾讯开放平台日前所公布的“近8万名开放者、超过4万个应用”相比,似乎不值一提。

问诊中国社交网站

扎克伯格的Facebook正显现出一个“王国”的雏形,反观国内,无论是模仿Facebook的人人网,还是当初的黑马开心网,都没有形成Facebook那样的生态圈。比较之下,走Twitter路线的新浪微博通过开放平台、加强用户互动等,正渐渐靠近Facebook。新浪CEO曹国伟也说,“新浪微博是走在Twitter和Facebook中间的路线,这会比SNS(社交网络)更好地适应中国用户。”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马化腾也持相似观点:“中国的SNS就是微博。”

这是否意味着,开心网当初的出发点错了呢?

互联网分析人士Keso的理解是:“程炳浩的理念是,白领在繁忙的工作中需要开心,开心更能联结人的情感。但事实是,任何一种具体的开心方式,都是难以持久的。”他称,开心网在走下坡路是不争的事实,轻娱乐模式无法成为开心网的优势,而生活服务需要整合更多线下资源,非开心网自身可以完全掌控。现在开心网希望搭建生活服务平台,难度较大。

对于前期传闻开心网已向美国SEC递交上市申请一事,Keso表示,“开心网转型是一个生死抉择,而且需要钱和时间。IPO是个机会主义的选择,但你不能说这种选择不对。”开心网递交IPO申请的消息传出已逾3个月,不少美股网站也早早辟出专区。然而,随着近期中国概念股的集体跳水,以及迅雷、盛大文学IPO的突然中止,开心网的“机会主义选择”或许也在熄火。

实际上,开心网对手人人网的日子也不好过。人人网在美国上市后,股价一路下跌。美国时间7月29日,人人网收盘报10.83美元,早已跌破14美元的发行价。

人人网上市后的境遇未必为开心网所乐见。虽然此次上市的“人人公司”概念是“Facebook+Zynga+Groupon+LinkedIn”,即社交网络、游戏、团购、商务社交网的综合体,人人网只是整体上市资产中的一部分,但还是有多数观点指出,人人公司的股价反应在某种程度上就等同于海外市场对“中国SNS”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