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不完备的信息也会指引我们找到正确的答案。

前段时间有人问:你对陈晓的事儿怎么看?最近有人问:你对马云的事儿怎么看?我的回答都是:说不好,再看看。

因为在我看来,这两件事情貌似信息很多,到处都是各种媒介的报道、分析和讨论。但从记者的角度来看,其实来自直接利益相关者的正面信息太少,根本不足以做出客观正确的判断,因为往往一个不为人知的细节,就足以解释很多匪夷所思的决策。正如一则寓言所说,一个小和尚在做粥的时候,看到一片灰尘落入粥锅,赶忙用勺子把灰尘舀起,他又不忍浪费粮食,于是就把舀起的有灰尘的粥喝了。恰好此时,方丈路过,以为小和尚在偷粥喝。在这个故事里,一片灰尘,就足以改变事情的性质。而在复杂的商业社会里,又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灰尘”呢?

我的这种“不可知论”容易让人怀疑追求新闻真实性的意义,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相信时间的力量。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关注和研究,不完备的信息也会指引我们拼出正确的答案。如果翻看一下《美国对华情报揭秘档案1948-1976》,就会对这个问题有个直观的了解。“文革”期间,美国情报机关在华的情报网络几乎全部瘫痪,他们的主要情报来源来自往来中国的外交人员、游客以及逃到香港的“难民”,还有红卫兵的报纸和大字报。这些信息散乱,也很难证实。例如有一则1966年4月15日的情报是这样写的:“一位(不知名的)波兰外交官4月9日说,毛泽东于4月初在上海做了喉癌手术。这位波兰外交官是从一位曾参与会诊的、在上海的波兰医生那里获得这一消息的。”

然而,就是依赖着这些散乱有限的情报,中情局依然可以对中国当时的情况做出比较客观的评述,对中国的未来发表有前瞻性的预见。例如在“文革”刚刚开始,对中国造成的破坏还没有完全显现出来的时候,中情局就预言“一旦毛离开了政治舞台,相信毛主义的很多教条和实践都可能随之而亡。这不仅仅因为它们在“文化大革命”中声名扫地,而且因为他们不适应社会和经济发展的日益明显的现实。”

对比一下中情局的操作模式,就基本上写出寻找问题答案的方程式:答案=足够的时间+足够的信息+专业知识+分析思考。

在当今这个媒体高度发达的环境里,对于一个成熟的记者来说,这个公式中的所有条件都是具备的,唯一的决定因素就是时间。但恰恰是时间,让我们不断地去接近事情的真实样子——回头看看公众几年来对牛根生和史玉柱的评价,就是最好的例证。

涉及到人和公司的前途,我越来越不敢妄下定论,但在我脑子里,其实有着很多问题,大概都需要几年甚至10年才能有清晰的答案。例如:

  • 马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 Facebook是又一场革命还是又一场泡沫?
  • 京东商城会成为中国零售业的霸主,还仅仅是另一个冒进的PPG?
  • 万达的发展模式真的是商业运作的奇迹吗?
  • 比亚迪的电动汽车真的能成为汽车行业的颠覆者?
  • 海尔和华为会不会成为基业常青的企业?
  • 真的会有中国管理模式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