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

专利新闻这几日频频出现,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和HTC、Samsung、Google以及Apple这些智能手机厂商相关的新闻了。这也让富有争议的软件专利讨论如火如荼,争论的中心就是软件专利是否应该用来保障创新还是作为一种武器。但是谁对谁错?换句话说,软件专利是否弊大于利?或者正好相反?

Martin Fowler最近发表了一篇博文阐述了他的观点。他引用了William Rosen的观点,William Rosen坚信专利是工业革命发生的关键因素之一。专利使得发明家,即使这些发明不会有富有的用户来购买,也能够负担得起创新的成本。因此,专利是工业革命最伟大的发明。但是,当问题回到软件专利上来的时候,Fowler认为它的用途其实已经被扭曲了。

专利的中心思想就是对于某种崭新的事物,授予发明者(一定时期的)垄断的权力。

他进一步阐述道,软件产业的每个人都应该清醒地看到大量的软件专利除了声明拥有那些已经使用了数年的技术外毫无用处,还是让开发工作独立于软件专利之外吧。

软件专利的覆盖面非常广,但是它们应该更加具体而且缩小范围。这种情况是因为那些大型组织更倾向于使用这些专利来进行法律战争。专利的如此滥用实际上是阻止而不是鼓励创新。而且更加糟糕的是,小型的公司或者个人将不可能负担得起专利官司所需要的时间和金钱。最终,软件专利捍卫了垄断。让我们印象最深刻的是,Android手机就使用了250000项专利。

Erick Schonfeld在一篇文章中指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如果一家公司需要花费了数十亿美元来保护他们的业务不受敌对专利的侵害,那么这笔投资将不可能用来创造新的工作岗位,新的产品或者其他有意义的活动,因此,专利(至少对软件来说)的花费超过了它们为社会创造的价值。

他甚至认为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专利泡沫的时代。

美国和欧盟正在尝试为软件专利找到一个合适的量化标准,这正是Richard Stallman在接受卫报采访时所强调的。尤其是,在欧盟中持软件专利支持态度的游说者已经提出了单一专利的草案。当一项欧盟专利授予发明者的时候,它应该在整个欧盟内部有效,除了意大利和西班牙。Stallman相信这将会导致像在美国一样的专利战争。

当然,这也有软件专利的倡议者。最著名的人就是Bob Zeidman,他撰写了一本知识产权的著作。在8月24号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Edward A. Lee的讨论中,他认为如果没有软件专利的话,就没有办法阻止公司或者个人从别处偷窃创意和想法。而且,Zeidman还认为,如果不采取知识产权保护的话,那么就不会有科技进步。他的观点也可以在InformIT的podcast中找到。

虽然有很多软件专利的倡议者,但是反对的人数看起来更多。Fowler认为,“如果我们能够回到专利的核心价值上并且能够正当地使用”,那么软件专利将会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方法。但是考虑到现在这种滥用的情形,软件专利应该被完全抛弃。

英文原文:Controversial Opinions on Software Patents - 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