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Google在这周放出了Android 2.2系统的最新升级,也就是Froyo系统,这使得Android手机的速度提升了5倍而且可以被作为移动热点来使用。这是Android自2008年9月推出以来的第七次升级,而就在一周前Apple刚刚发布了iPhone 4──引领了触摸屏幕革命的手机。时间的巧合意味着两家科技巨头的对抗,而Google总裁兼CEO的Eric Schmidt却热衷于淡化冲突。

Schmidt说:我们没有打败Apple的计划,那不是我们做事的风格。我们试图做一些跟Apple不同的东西,而Apple让我们做起来更得心应手。

Apple模式和Google模式的区别很好理解──他们是“不同凡想”,而Google模式则是全面开放。你可以免费获得软件,你可以修改任何需要的地方,你可以自己加入应用,你可以在其之上打造任意商业模式,你可以将其配置到任何硬件上。Apple模式则完全跟我们相反。

Schmidt在科技界拥有30年的经验,从2001年开始就是Google的CEO。他精力充沛,尽管刚刚走下跨大西洋的航班却依然可以迅速指出我们提问中他不同意的地方。当我们问到他如何控制像Google这样的巨型企业时,他说:

“控制”这个词在Google并不强势。

之后在被问到Google如何应对Apple的iPad之时,他说:我们不做应对。

Google看起来像个无孔不入的科技章鱼,它的触手遍及各个领域,Schmidt的企业理念却很简单:Google可以被理解为在任何设备上以任何形式来组织全球信息。

我们多年都在谈移动,现在我们终于起飞了。这是我们的策略,让我们看看它是不是管用。我们很喜欢自己的策略因为它跟我们的价值观保持一致,就是开放性和开放平台,还有网络平台。

这个风险很高,它比只是卖新产品要更深,它会里塑造社会变革。在3-5年我们会组织起几乎所有在线信息,我们会成功的。我们手里的设备是活跃的而不是静止的,它们知道你是谁,它们知道你在哪里,它们可以播放视频并带来收益。

想理解未来3-5年的变化,想想以前的3-5年里,Google买下了YouTube,发布了Google Docs,提升了地图服务并扩展到移动操作系统和桌面操作系统领域。

最初Google感觉他们需要制作一款帮助提升Android的设备,于是找到了HTC制作Nexus One。Schmidt说:制作NexusOne的想法来源于一年半前,我们需要让手机平台硬件业务继续前进,我们这么做了,也确实成功了,我们不需要再做第二个了。我们对此很乐观但人们却严厉的批评了我们,我跟董事会说:“好吧,它成功了,恭喜喽!我们停手吧。”我们喜欢灵活性,我们希望我们的规模和特点可以灵活多变。

他们会用同样的首发来帮助轻量级电脑的Chrome OS操作系统进行推广吗?Schmidt说:

我们也讨论过这个事,我们为ChromeOS制定出了参考配置,我们也找了几个硬件合作商并开源了系统。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走着,今年底就有结果了。我们到时候看看这些合作商能首先做出什么来吧。我想我们不必像Nexus One那样做,PC界跟手机界还不同,PC界已经习惯跟微软打交道,而移动手机界之前则没怎么跟软件打过交道。

在谈到Google会收集多得惊人的数据之时,Schmidt说这是为了投放精准的广告──这对Google是合算的,尽管或多或少会影响到你。由此带来的隐私问题也使Google经常受到批评。Schmidt表示:

我认为批评的没错,这些批评提醒了我们,促使我们做得更好,我完全不介意。对隐私的忧虑确实存在──我不想躲开这个话题。事实上只要你上网,这个问题就始终存在,计算机一直在生成大量关于你的信息。这不是Google定的,而是整个社会定的。在英国,每个街角的摄像头都会把你给照下来,有人为此暴动没?

Schmidt表示他们一直在关于用户和竞争者的表现:我们所有的测试表明了人们对目前我们的政策感到满意。我们做出的决定都基于平均用户告诉我们的和我们检查过的。你应该信任我们,因为如果我们背叛了信任我们的用户,他们就会离开我们。我们没有多少用户粘性,所以我们必须保护好这些用户对我们的信任,这是我们最最关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