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

如果说在现在的互联网行业,人才有可能也会成为一种泡沫,你信吗?比如说吧,电子商务领域的人才现在简直就是炙手可热。要挖到这些人,通常有两种方式:通过猎头,或者由朋友之间相互介绍。而一旦挖到项目总监级别的人物,付出的代价将是每年为他们支付50万到60万元薪水,—是其它行业的两倍。

有点夸张?是。就这些?不。

现在每当一个公司需要开展新业务、或者对一项业务的现有发展速度不太满意的时候,组建新团队最简单也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挖人。大部分公司—在这里我们的主角是现在中国互联网公司中市值排名前三的百度、腾讯和阿里巴巴—都对自己的人才流动守口如瓶,不过我们总是有一些办法看到端倪。

人,正在成为一家公司中最具有不确定性的“风险投资”。

2010年起,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网在北京成立“研发中心”。据知情者说,这个研发中心更像是“挖角中心”,它把目标直接对准了国内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而中心的主要目的,就是负责引入百度等公司的技术骨干,进而再设法调至淘宝总部的所在地杭州。

这真是煞费苦心。一位曾参与向淘宝推荐百度技术员工的猎头透露,如今淘宝对于引进员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每一次推荐的20个人中,通过的人通常不会超过5个。引入标准提高了,“内部推荐费”也跟着涨价了。两年前一笔推荐费的数额在8000元以内,如今已经超过了一万元。

大部分流入阿里巴巴的百度员工,有多人集中在淘宝和阿里云这两家子公司之中,并且多为搜索和数据库这样的领域。虽然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 B2C 和 C2C 平台,但搜索和数据库的应用对于淘宝而言仍是有待证明其实力的领域。

搜索是淘宝的未来之一。2011年6月,淘宝内部分拆成为三家公司:主营 C2C 平台的淘宝集市、主营 B2C 平台的淘宝商城,以及专注于搜索技术的一淘网。搜索将成为淘宝的一种进攻方式,它瞄准的是那些没有在淘宝上开店的商家和品牌。通过向外部商家开放购物搜索,淘宝会获得不局限于开店用户的更广阔的覆盖率。当然,前提是它的技术和品牌推广做得足够好。

如果注意一下淘宝当中那些出自百度的重要雇员,阿里巴巴的这些意图也就不难发现。

阳振坤2010年5月进入淘宝,主持设计和开发淘宝网信息存储与实时检索系统。在此之前,他的职位头衔是百度首席科学家,研究方向则是海量信息处理和算法设计。这一年3月,淘宝网刚刚宣布向商家、企业及消费者开放来自淘宝全网的原始交易数据。按照淘宝当时的统计,截至8月20日,淘宝上近两万卖家开始通过淘宝的“数据魔方”工具进行参考决策,在140天的时间总计数据调用达到了260万次。

对这样的挖角,我们可以理解为“缺什么补什么”。这样的思路很简单,也很高效。因此,阿里巴巴的对手也在这么做,并且还是在未来竞争更为激烈的电子商务领域。

“腾讯也一直在淘宝定向挖人。”现任“华强北在线”副总裁的龚文祥说。至少到目前为之,这个前走秀网副总裁、自称“电商领域深喉”的人所透露的消息还被认为是准确的。他最新被证实的说法包括1号店的六名总监级员工离职,以及梦芭莎 COO 黄郎阳离开了公司。腾讯对于电子商务的野心显而易见。最近两年,这家公司先后投资了包括易迅、好乐买、柯蓝钻石在内的多家 B2C 购物网站,并且从2010年底开始,重新打造用以吸引品牌和大卖家入驻的 QQ 商城,对电子商务行业表达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关注。

身为中国最赚钱的互联网公司,腾讯在电子商务市场上的履历却不那么光鲜。由于成交率过低,腾讯 C2C 业务—拍拍的市场份额常年徘徊在10%以内,与腾讯的体量相去甚远。不过现在这家公司已经意识到,在 QQ、网络游戏和无线增值之外,电子商务可以成为其4亿活跃的客户端用户新的消费方式。

在这样的市场上挖人,腾讯瞄准的第一个目标自然是淘宝,并且比其它的公司都大方。在腾讯电商的中高级管理层中,具备淘宝或者其它 B2C 电商领域经验的,通常一进入公司就会有高达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期权。但也有一些条件,他们工作必须满3年,才能从期权变成实际的股权。对此,淘宝当然不会坐视不理。在中国互联网行业中,淘宝的平均薪酬待遇并非特别突出,也不会动辄开出两三倍的薪水。而这家公司所采取的做法有些出人意料。

与腾讯眼下只关注互联网领域的策略不同,淘宝有意重点在传统行业中寻找人才,给予的则是“与传统行业不同的发展空间”。这家电子商务企业正在吸纳越来越多来自服装、零售和化妆品等行业的人员。在淘宝内部,这些都是带来巨大流量的商品类目。他们通常以 C2C 网店客服“店小二”的身份被培养两到三年,然后成为适合 B2C 需求的管理层和员工。

“如今淘宝的态势是,当第一波人攻城掠地拿下之后,需要有第二波人去精耕细作。”顾波说。他不久之前刚从1号店服装鞋帽线产品运营总监的位置上离职,更早之前,在软百货以及服装行业有12年经验。现在他的头衔暂时还是淘宝服饰类目的一名“高级专家”。

他认为过去淘宝是一个追求各个商品类目覆盖率的平台,那是一种横向扩张;而在商城时代,淘宝的计划变成了纵向的发展,通过搭建零售平台找到品牌供应商,继而还需要找到品牌供应商的供应渠道。

淘宝发现了什么?在淘宝商城出现以前,它一直受困于商品的品质。淘宝 C2C 集市上,卖家们对于服装、鞋类的平均退还率通常只有5%;而在1号店等一些 B2C 商城,李宁、安踏和特步等品牌的退还率高达20%,每进1万双鞋,就会有2000双“次品”被退回。这会无意之中加剧淘宝 C2C 平台品质的恶化程度。因为在制造商们的计划中,这些被退回的产品仍然要被销售出去,而且很可能就在淘宝上。

这是促使淘宝推出 B2C 商城的一系列原因之一。B2C 正在取代过去的 C2C,成为电子商务的主流模式,它可以切实地带来收入。然而运营 B2C 却向那些员工、尤其是中高层的管理者,对产业链条的理解提出了要求。这令互联网出身者们头疼,却是传统行业人才所具备的。

发现这一点的还有京东创始人、CEO 刘强东。按他的统计,京东高管在入职前有92%没有从事过电商、84%没有互联网从业经验。“所谓的电子商务人才只是一个传说。”刘强东说。

事情正在发生。毫无疑问,淘宝现在是中国电子商务人才的高地。它的产品和运营人才,正在不断流向腾讯和百度这样的企业,但这家公司却开始频繁地关注传统行业,从中物色新的电商人才,并且在百度等公司中网罗搜索等方面的技术达人。

在移动互联网这个眼下你几乎已经避无可避的领域,故事同样在发生。

有这样一家猎头公司,它与百度合作了3年,在百度的产品、大客户销售这两个部分人力资源的供应量中名列前茅。这家公司的一位内部员工透露:百度在移动互联网方面设置的职位数目正在快速变多。2010年这家猎头供应给百度的人中,7成是传统互联网领域,3成是移动互联网领域,而今年变成了5:5。

到了2011年9月,百度终于开始推出自己的手机应用平台“百度·易”,并且宣布了与戴尔公司合作的定制手机计划。百度移动部门招人的来源,首选腾讯、阿里这些大公司的对应部门,这类人是百度最喜欢的,因为“拿过来就能用”,通常猎头推荐5个,能通过1个,占整体来源的60%;另一大来源则是专业类的中小公司,比如小米、UCweb、3G 门户,推荐过去的人15个里大概能通过1个。

树大招风的腾讯又一次进入人们的视线。2010年底,腾讯被指开出了这样的条件:如果有人拿着 UCweb 的 Offer 直接到腾讯上班,薪资将翻倍;甚至还有消息称这家公司对网龙—这家中国最早进入手机游戏领域的公司之一的员工开出的工资,最高达到了原薪酬的4倍。腾讯对此给予了迅速回击。按照这家公司当时的回复,腾讯的用人制度已经制定了严格的标准,绝不会有让另一家企业录用的人来报到之类的儿戏。“我只能告诉你,腾讯的确曾经针对 UCweb、360这些公司在挖人。”一位2011年初离开360的相关人士透露。那是在2010年的最后几个月,“3Q 大战”爆发的前夕。

2011年6月,拥有250万份用户资料、专门从事网上职业介绍的美国新兴网络公司 Top Prospect 对外透露了一份数据。在这份数据中,苹果、谷歌、Facebook 和 LinkedIn 成为了招人最多的雇主,微软也名列其中。这很容易解释,因为它们都已经成了其他公司挖角的沃土。其中损失员工最多的包括雅虎、谷歌和亚马逊—谷歌招进员工和流失员工的比例达到了2:3。

在中国,百度正在扮演与谷歌相类似的角色。作为中国最大和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搜索引擎,它在搜索技术和产品方面的人才资源已经被淘宝等公司“重点关照”—现在越来越多的公司注意到了搜索和数据库应用的重要性。除了阿里巴巴旗下的阿里云和淘宝,2011年9月初,腾讯也宣布了自己的面向应用开发者的云平台,形形色色的应用程序和移动 App 开发者们,可以在这样的平台上完成开发,无须添置额外的计算机硬件和服务器。

尽管在人力资源上,百度也从淘宝和腾讯公司有所斩获,但一直无法与其在搜索技术和产品方面重要人员的流失相提并论。阳振坤是从百度出走的最高级别的专业技术人才。还有一个人—俞军,则是百度搜索产品部门最为重大的损失。俞军自2001年5月起加入百度,先后担任百度搜索引擎产品市场部产品经理、产品总监、首席产品架构师等职务。2006年12月,他出任百度产品副总裁。俞军被业内认为是百度产品设计的核心,“贴吧之父”的名字一度广为流传,百度贴吧、百度知道等成功产品均与他直接相关。但到了2009年6月30日,他离开百度,直到一年之后的2010年11月,他成为了淘宝搜索产品的“顾问”,没有正式加盟淘宝公司。

不过,也没有哪家公司可以成为完完全全的胜利者。在人才流失的处境方面,淘宝也并不比百度显得更为乐观。最近两年,从淘宝离职的高管包括前百度 COO 叶朋、前博客中国创始人卢亮,他们曾分别在淘宝担任负责商城运营的副总裁、淘宝无线项目负责人。淘宝的离职高管还包括了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淘宝网副总裁路鹏。当叶朋2010年10月加盟淘宝时,被认为在销售、市场及商务运营方面具有丰富经验,可以帮淘宝商城完善商业平台体系。但不到一年,当淘宝内部分拆为三家公司之后,淘宝商城的管理者变成了淘宝商城总裁张勇以及董事长曾鸣。

薪水很多时候都是很重要的因素,而且通常是第一要素。在前面那份 Top Prospect 做出的统计中,硅谷的工程师们所面临的两大诱惑,除了高额股权,就是大额红利。钱是好东西,没人可以否认。不过也很难完全用薪酬因素去衡量所有人才流失的原因。一位腾讯旗下支付平台财付通的内部员工就声称,“支付宝的技术人才并不好挖”,即使开出较高的薪酬和期权的时候也是如此。

在另一位一年前离开公司的支付宝技术骨干眼中,支付宝比财付通的体制更具有吸引力。因为在腾讯,财付通只是一个部门;而在阿里巴巴,支付宝却是一家独立的子公司,更有技术人才发挥的空间和余地。“做技术的,不能荒废手艺,环境很重要。”他说。

曾经高调空降淘宝的叶朋,能力一直没有遭遇质疑。然而,这位空降兵的理念与淘宝更高级别的管理层产生了冲突—如同淘宝商城的第一任 COO 黄若一样。按照这家公司惯常的说法,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更多的人,则是找到了与老东家相比更具空间和活力的地方。与腾讯、百度、阿里巴巴这些大企业相比,如今那些蓬勃兴起的中小型创业企业似乎更加求贤若渴。“在电子商务领域,无论是传统企业发展电子商务,还是新兴的独立 B2C,对高层职位更为看重的是,这个人能不能立刻带一批人过来。”龚文祥表示。这样的特点,在那些大公司的离职中层和高管中都并不鲜见。

一位淘宝或者京东商城的总监到一家正试图发展电子商务的传统企业,公开的行情是职位至少上升一级到两级;此外还有一个更具诱惑力的图景:众多中小型电子商务公司,每年的销售额不过数十万到数百万,而传统企业通常具有一两百亿规模的线下销售额,其电子商务业务有着冲击数十亿销售额的可能,这足够令很多人野心爆棚了。有与腾讯、百度和阿里巴巴都曾合作的猎头透露,眼下从这些大型互联网公司中挖角最多的,实际上是那些中小型科技创业企业。它们拍下两倍甚至三倍的薪水,为的就是能从大公司中找到“顶梁柱”。小公司们有时候更大方,大公司的总监或者其它中层到了中小创业公司,不仅薪水上涨,还往往立刻就能成为副总裁。

9月初,网易总编辑唐岩向公司递交了辞呈,距其4月份上任不过半年时间,他的创业方向是移动互联网—一款名为“陌陌软件”的手机交友软件;几乎在同样的时间里,网易的另一位高管、网易杭州研究中心总监吴云洋也宣布离开,他加入网易的时间已经长达10年。作为网易研发力量的核心,他直接参与了网易《大话西游》、《梦幻西游》这些至今仍在带来巨额营收的网游产品的研发。在一封被公开披露的辞职信中,吴云洋表达了对现阶段网易研发文化的一些不满:做游戏项目降低需求,复制一个被市场检验过的产品,然后将细节精益求精地做好,这样的道路更为稳妥,不过这已“并非我内心所期待”。

大公司骨干的离职潮看起来已经不可阻挡。如果你不愿意坐而守成,那么离职创业或者投身更具活力的小公司,就成了唯一的出路。

来看一看谷歌的例子。在拉里·佩奇重新担任 CEO、改制公司制度、削减一系列非核心项目之前,这家科技巨头正面临那种典型的大公司病:业务规模扩大、工作效率下降、创新动力不足。一些满脑子古怪想法的技术人员对此深为苦恼,不是离职创办自己的小型创业公司,就是跳槽到其他新型的、更具活力的企业。《纽约时报》在2010年年底曾经统计,当时在 Facebook 所有员工中,至少142名来自谷歌。这已经足够具有警示意义。对于中国的互联网大公司们来说,“人”越来越像一项风险投资:一些人未必是传说中的千里马,一些人与新雇主始终存在理念的冲突;还有一些时候,人才的不断流失,则意味着公司已经到了必须加快创新的时候。

还有更令人头疼的一点:有时花了钱也未必能办好事。2010年上半年,为了发展旗下第三方支付平台盛付通的业务,盛大在线开始有计划地从支付宝挖人,针对一些人不惜开出了相比原公司两倍以上的薪水。不过,这次挖角行动虽然“收获”颇丰,但很可能会使花出去的钱打了水漂。一位知情者透露,很多人并没有发挥预想中的作用,由于只是单纯的依靠履历,实际能力的考察被忽略了。

此类情况可能发生在很多公司身上。仅仅在电子商务领域,眼下合适的人才正是这个行业的大麻烦之一。2008年前后,国内电子商务行业开始有所起色,发展至今的只有淘宝、京东、卓越和当当等少数几家企业。包括维品会、新蛋网、1号店、易讯等众多 B2C 网站在内,两三年来一直在寻找可以在市场推广上独当一面的副总裁,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与呈现出爆炸性态势的需求相比,留给市场培养人才的时间还太短了。一系列频繁的跳槽开始发生。龚文祥透露说,2010年底,国内电商行业才刚刚经历了一轮人事波动,而仅仅过了半年,其中的三分之一又有所变化了。浑水摸鱼的故事越来越多。一些人进入公司,3个月便自以为是老员工,工作6个月就敢吹牛说自己资深,工作一年便自认为是专家—这些现象除了意味着浮躁,还意味着泡沫。最近最有名的例子无疑出自高朋。由于一年多来近乎恶性地利用提高薪水大肆挖人,这家团购网站在2011年8月份终于爆发了全国大裁员,而大量被挖来的人员甚至还没有来得及为公司带来上规模的营收。

就连 Facebook 也不能避免这种苦恼。这家全球最大和最有影响力的社交网络最近又一次推迟了上市日期,它的估值已经超过700亿美元,CEO 扎克伯格不得不开始警惕公司上市之后员工套现离职的情况出现。在此之前,经过多轮融资之后,多名早期员工都离开了公司。所以,有时砸钱也不是什么好事。毕竟,如果那些仅仅只有两三年工作经验的中层经理人,动辄就可以拿到上百万元的年薪—就像现在中国的电子商务行业已经出现的这样—这个世界就太疯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