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网站

最近,Facebook 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不断登上媒体的头条,这些大多是因为大家对他首次承认 Google 的社交网络是一个威胁而感到满足。而除此之外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扎克伯格承认公司做了一系列错误的事情,他们签署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的协议书,保证会把社交网络做得更加透明,但允许用户控制他们的隐私保密等级。

这看起来是件好事儿,但为什么 Facebook 的创始人要承认它是个错误呢?

这话就要从一个嚼不烂的话题说起了。即使 Facebook 等社交网站在尽最大可能用户的隐私,但还是有很多人认为社交网络给用户带来的好处远远少于它的威胁,换句话说,他们在虐待用户。

理查德斯德曼(Richard Stallman)是 GNU 计划的创始人、自由软件基金会的建立者,他坚信 Facebook 和 Google 不仅在虐待用户,甚至使用户陷入危险。

他对《今日俄国》说 ,人们不应该使用 Facebook 或者 Google+ :

“要求用户使用真名这条要求就是在使用户陷入危险。”

在他看来,拥有了用户的真实姓名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其他信息从而对用户不利。

他还谈了 Facebook 为了追踪用户数据而使用的附加手段:

“Facebook 做了大量的监视,一旦你访问并点击网页上的 like 按钮,他们就会知道谁访问了这个网页,以及他的 IP 地址,即使他不是 Facebook 注册用户。”

当被问到最近手机上的 Carrier IQ 监视软件时,理查德斯塔曼说这“并不奇怪”。

除了理查德斯德曼,维基泄密的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Paul Assange)对此也有类似的看法,他把 Facebook 称作“史上最可怕的监视机器”,把矛头直接指向 Facebook  握有的用户信息,还指控该公司向美国情报机构提供这些内容。

“我们拥有世界上最为全面的数据,涵盖了人们的社会关系,姓名,住址,位置以及他们跟别人的通讯往来,而美国情报机构都可以获得这些信息。”

阿桑奇说,在 Facebook 里,上述监视并没有消失。他相信除了 Facebook,Google ,Yahoo 之外还有其他主要美国公司都为美国情报机构效劳。

现在你可以想象整天担心我们的隐私被自己挚爱的社交网络出卖的那些人,在他们听到 Facebook 和 FTC 达成协议时候的表情会变成什么样。

斯塔曼相信,有了 FTC 在背后,Facebook 绝不会是仅仅尽其所能保证透明,相反,这绝对是 Facebook 明哲保身的做法。8 亿用户,发展速度丝毫没有减慢,说明很多人并不介意把自己的信息分享给第三方。

这样看来,似乎社交网络的确有点危险,我们整天在微博上发表意见,宣扬观点。那些代表我们声音的文字在吸引眼球的同时,也可以当做日后的把柄。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首先,我们要做的是先放松下紧张的神经。然后,仔细想想,我为什么要在社交网络中发布内容?我们真的需要那么紧张吗?

其实,社交网络可以看做是生活的产物,它是我们在现实社会生活中的再现和延展(至少各大网站是这么期望并以此为目标的)。它与其他大众传播媒介没什么两样,充当的角色都是“环境构造者”,所做的都是把通过自然力无法凝聚的信息汇集在我们周围,形成一个虚拟的信息环境。

如果说社交网络因为追踪我们的喜好和信息而威胁到我们的安全,那么现实生活中的许多地方也会泄露我们的信息和喜好。我们和朋友分享,朋友再跟其他朋友交流,谁都很难说自己的某个奇怪的嗜好没有被当做笑话传播出去。既然这样,只要社交网络还在控制之中,就不会有危险。或者说,你在社交网络中度过的时光与你的现实生活并没有明显的互相排斥,如果你还是整天忧心忡忡,那也可以尝试远离这个亦幻亦真的世界,虽然这么做会越来越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