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骏

从7月1日开始,科普作家方舟子在新语丝网站和微博客上连续提供证据,猛烈揭露“打工皇帝”唐骏撒谎造假。这些相互印证的信息显示,唐骏的博士学历源自一个不被美国教育部门承认的西太平洋大学,网友直称其为买卖文凭的“野鸡大学”,博士学位只要花费2000多美元即可购得。此外,唐骏自称的几项专利被认为是虚构,他在美国的创业经历也被指证为假。

唐骏对方舟子的揭发全然否认,还出示了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学位复印件,这被认为其实等于确认了针对他造假的指控。在初版的纸质自传《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中,唐骏自称是“加州理工学院计算机博士”。而在某上市公司的公告中,唐又从日本取得博士学位。迄今为止,唐骏除了口头上一概否认,还无法推翻不利于他的所有证据。这位微软的前中国区总裁面临声誉危机。

对处在舆论漩涡中的唐骏而言,眼下仍在蔓延的批判是场灾难,这完全颠覆了他努力扮演的成功学大师的形象。就在方舟子发动攻击之前,唐骏全国巡回演讲,以自身的成功人生为资本,一度成为引导青年猎取成功的导师。如今,他赖以讲演的全部资历都变得可疑起来。

想必唐骏无论如何也不会亲口承认造假,基于不断被揭示的事实,舆论分成两个截然相反的阵营。一种声音认为,唐骏造假事关商业诚信,他的骗术产生了实际危害。因为那些招股说明书、公司年报都借用了他虚假的光环,对投资股民构成欺骗,在有意无意间合谋获取商业利益。成功学大师的虚伪形象还对社会造成误导,毒害人心,鼓励厚黑学,为了成功不择手段。

还有一些人对是非判断缺少兴趣,对造假指责不以为然,其代表性的观点是:不管学历和经历是否造假,唐骏既然成功了就说明他有能力,其他的可以不计较。他们列举了许多学历低或没有学历的成功人士,以此证明唐骏的造假并非污点。尽管这些看法混淆了事实与立场,为唐骏作强辩,但不可忽视的是,这种功利的成功崇拜大有市场,实际就是胜王败寇的现代翻版。

患有成功崇拜症的人把成功当作唯一目标,诚信、良心、道德等可被无限制地抛弃,失去做人做事的起码底线。透过唐骏学历门风波,显露出社会上洋溢着成功崇拜的浓厚心理,还有很多人投身其中。与唐骏一样,出售文凭的西太平洋大学拥有众多中国校友,他们来自国家部委或大企业,充任重要岗位。这些人看上去都像是成功人士,只是他们的身份中夹杂着疑点。

假作真时真亦假。一再涌现的名人学历门事件表明,虚假的成功具有韧性:它们很难被揭露,揭露了也很难被打败,打败了也很难被清除。在庸俗成功学的干扰下,真假与是非的界限模糊,谁较真谁就是敌人,就可能遭到反击。与成功学大行其道相伴生的是耻感陨落。比名人学历门风波更叫人难堪的是,舆论并未就谴责达成一致。反倒是造假有理了,不问是非,强词夺理,意见纷纭。

网友牟春光在微博客上写道:如果造假这件事,在美国,他要辞职,100个人只有一个价值观:诚实;在日本,他要谢罪,100个人只有一个价值观:担当;在中国,他要狡辩,100个人有100个价值观:他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唐骏从前夸口,他的成功可以复制。现在,这句话有可能变成笑料。但在成功崇拜的丰厚土壤上,或许他的成功不仅可以复制,还会像病毒那样扩散。这样一想,不禁令人默然。问题还有:从何时起,人们的作为使得他们不配享有真实呢?

唐骏式成功要素

在“学历造假”事件爆发以前,唐骏是中国职业经理人近乎完美的典范。唐骏最初走入公众的视线,是在微软担任中国区总裁。这个可以跟第一富豪比尔·盖茨直接对话的CEO,以几近完美的姿态在微软谢幕,他离开时的身份,是微软中国终身荣誉总裁。

唐骏曾经对记者讲过这样一个他和比尔·盖茨之间发生的小故事,2003年1月,唐骏接到比尔·盖茨秘书的电话,说盖茨会在2月4日访问中国,请提前做好安排,唐骏一看日历,马上说这个日子不合适。秘书说:“盖茨的行程很早就定下来了,我改不了。”

唐骏直接把电话打给盖茨。盖茨很诧异:“唐骏,你在微软做了这么多年,应该知道,我的计划是一年前定下来的。”而唐骏不急,他只是很巧妙地用一 个数据改变了盖茨的决定。唐骏说:“您知道吗?我们中国的春节是5000年前就定下来了。”盖茨很可爱地妥协了,把他所有的行程调整了一下,2月28日到了中国。

事隔多年,这仍然算是一个成功职场人士的经典案例,其处事风格一览无余:聪明、圆滑、会说话、会做人、上下通吃。这也恰恰印证了唐骏信奉的职场哲学:“性格好搭配勤奋、沟通、机遇,任何一个都能成功。”

唐骏也毫不掩饰地向大众宣讲他是一个勤奋的人。他曾经说,在微软不会有比他更勤奋的人,所以他从1994年以一个普通软件工程师的身份加入微软,到1998年便已经成为大中华区技术支持中心总经理,2002年成为微软中国区总裁,晋升速度之快,令人惊叹。

当然,他也是中国最昂贵的职业经理人之一。离开微软后,到盛大,再到新华都,每一次跳槽,他都身价暴涨。唐骏式的成功模式在于:唐骏聪明,20几岁就发明了几项专利;唐骏亲和,身为高管却多次指导学生就业问题;唐骏幸运,从留学到工作顺风顺水。

即使在“学历造假门”爆发以后,也有不少人选择相信唐骏。一位IT界人士告诉记者,“我见过唐骏,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对于一个有人格魅力的 人,我不怀疑他说过的话。”

职场诚信危机

但是当最基础的诚信发生问题以后,唐骏还是唐骏吗?唐骏的成功哲学还能够借鉴吗?

新浪微博网友用这样的诗来评价,“从明天起,做一个打工皇帝。演讲,开会,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报纸和电视。我有一张文凭,加州博士,几项专利。从明天起,和每一个大佬通信,告诉他们我的故事。让每一个老板去美国上市,陌生人,我也为你讲故事……”

调侃背后,弥漫着一种无奈的情绪。

“我不认识唐骏,也没有幕后指使。最初是2009年有网友在我创办的网站上爆料,当时唐骏和他的助理也知道,但一直采取的是懒得理睬的态度。如今微博火了,唐骏事件才又引起公众的关注。” 方舟子告诉记者,“唐骏如今出来回应,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进步。”

实际上,近10年来,方舟子在工作之余一直在做学术打假和学历打假,在唐骏之前,方舟子的新语丝还质疑过吴征学历问题,其时也引发了轩然大波。

长期打假,方舟子痛恨空穴来风,对每一个潜在的问题,他几乎都考虑周全。方舟子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加州西太平洋大学曾涉嫌卖学位。美国政府责任办公室官网文件还曝光了该校对相关学位进行明码标价:学士2295美元,硕士2395美元,博士2595美元,从不提供授课指导,且需要一次付清。

方舟子表示,此间加州西太平洋大学与唐骏博士毕业的Pacific Western(西太平洋)大学有莫大关系。一份网友流传的第四期美国西太平洋大学办的工商管理学博士学位的名单显示,中国本土有多家企业高管、政府官员都就读于这所大学。

谁来监督职场诚信

实际上,不仅仅是中国,美国近年来出现过多起上市公司高管学历作假曝光事件,涉及米高梅CEO、Radio Shack CEO、Broadcom副总裁等。一旦当事人不能提供有力反证,结果就只能是辞职下台。上市公司高管学历作假,有可能引发股东诉讼;但更重要的是冲击整家公司商誉,必须及时止损。

“公众人物要讲诚信。”一位传媒界人士表示,大家对于假学历的厌恶,不是对学历的崇拜、对海归的排斥和对权贵的妒忌,而是对于社会诚信的追问, 尤其是那些每天指点江山、指导青年的伟大成功者,“诚信是你最基本前提,否则谁知道你哪句话是真的。”其次,也是对赢家通吃的社会链条价值观的厌恶。

而职脉互联创始人兼副总裁刘漫雪告诉本报记者,“诚信对于一个公司的管理、财务、采购销售等职务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品质。在招聘中非常重视这一点,但由于目前中国没有独立调查简历的第三方机构,猎头公司又往往为了促成招聘意向刻意忽略调查这一方面信息。”

对于公司HR而言,也缺乏相应的工具和机制,来验证真假。事实上,微软要求员工具备的几项个人素质中,第一项便是正直和诚实。

对于目前各种“学历造假门”现象,刘漫雪认为,这和中国的大环境有很大关系。在欧美,每个人都有社会保险号,所有的职业经历在保险公司都可以查 到,一旦有造假经历可能影响今后包括银行信用、再就业等各方面一生的机会。而日韩等国家的企业比较鼓励稳定,终身服务一个企业。

而中国目前由于很多企业都在创业阶段,人才也在职场不断跳动,每个人都在寻求变化,以获得最高回报。学历和经历造假这样急功近利的行为才会不断 发生。而公司只重视行为能力,忽略诚信能力的特点也鼓励了这种行为的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