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oid

Android是Google信息帝国梦的关键棋子。它会成为移动互联网上的Windows吗?各类厂商以何自处?代表Android形象的小绿机器人已经越来越多出现在我们生活中:手机、平板电脑,还有将来的电视甚至汽车。

代表Android形象的小绿机器人已经越来越多出现在我们生活中:手机、平板电脑,还有将来的电视甚至汽车。它是Google安插来的信使。

Google高管曾经谈到一个情景,Google可以做到随时提醒你任何时间应该出现的场合和所做的事情。为此,Google不遗余力地整合人类所有信息:Google calendar知道你每天的行程安排,Google task知道你最近需要购置的物品,Google maps清楚在什么地方有什么商店。直到有一天,Google比你更清楚你是谁,以至某些时候或许可以指导你的行为。

那么,怎么把这些软件尽可能多的安插到人们的生活里呢?包括手机、平板电脑在内的形形色色的移动设备是Google的目标,而开源的Android操作系统是这个战略的重要一环。Google在2005年收购了Android这家做移动终端开源操作系统的公司,然后在2007年主导建立了OHA(开放手机联盟),这个联盟集结了包括从芯片厂商到运营商等产业重要力量。Google希望:通过开源的方式改变手机操作系统平台各自为政的状况,一统江湖。苹果凭借着品位独特、功能出众的iPhone试图达到这一点,但它封闭、且昂贵,Google说:让我的Android来,它开源、免费,不但可让所有人都有机会加入移动互联网的游戏大军里,且可降低智能手机的费用,更快普及这场游戏的展开。

因为开源,Android迅速积累了大量人气。几乎所有玩家都可以从这个各取所需。对于运营商而言,iPhone开启的分成模式(苹果将从合作运营商那里分得大概10%到20%不等的收入)已经让他们忍气吞声了好久,而现在Android带来了希望,运营商不但可以自己定制想要的系统,而且开源无疑将大大减少他们在智能手机的投入,中国移动就是基于Android开发了OMS操作系统,整合了大量中国移动的增值服务。对于终端厂商而言,Android降低了智能手机的进入门槛,还可以有像高通这样的厂商提供芯片解决方案,缩短了产品上市时间。皆大欢喜。

Google无疑已经成了这个新游戏的规则制定者。掌握操作系统有多远大的前程,只要看看微软这二十余年来在PC领域的辉煌便知。(虽然有评论认为,在移动互联网上,由于苹果等相当出色的公司已经注定将来天下几分,很难比照互联网时期大一统的局面,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这说明移动互联网空间更大,而且将不仅仅限于手机。)

Google最终的蓝图在“云端”。在Android系统中,拥有包括Gmail、Gtalk、地图及Android Market在内的大量应用。用户只需在Android系统中注册Google账号,那么所有应用都可同步,而这些应用都是构建在“云”(储存信息的网络)的服务,将来所有搜集的信息都将置于“云”中,而Google因为事无巨细的掌握了所有消息,所以能够最精准的投放广告,从而将延续其传统的盈利模式。

控制与反控制

Google的目的实现起来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容易。

一个开源的系统,必然会面临失控的危险。Google梦想通过Android得到用户的信息,但这也是手机产业链上各个环节的玩家都冀望且必须的事情,而对于掌握终端的手机厂商和提供服务的运营商而言,这并不太困难。如何实现控制和反控制,或许就是在开源的世界里最考验智慧的事。

Google实现控制的重要步骤之一是和终端厂商之间的协议。按照签署的协议,Google某些服务以及Google Market并非所有厂商都有权利获得,Google以此为诱饵要求终端厂商同意将用户信息最终保存至Google的“云”中。Google则通过大量收购以及内部服务产品不断升级,保证了Google Market对大众的吸引力,比如Google Goggles for Android的更新、加入人脸识别功能……当Google诸多服务对大量互联网人群形成吸引力之后,对于终端厂商无疑会形成胁迫。

最没有安全感的当然是处于下游的厂商,同一操作系统带来的同质化已经够让他们头痛了,何况Google会从中选择最让他们满意的伙伴优先合作。Android每一个新版本的代码并不是随时公开,而是要等到全部完成一段时间之后才会放出。这个过程中,如果有手机厂商优先得到这些代码,无疑意味着较其它厂商更早搭配硬件规格和推出产品。Google也的确是先支持某一厂商,在Android前面的几个版本中,HTC得到了机会,基于Android系统的第一款手机G1就是HTC的产品,到Android2.0版本时,和Google工程师亲密合作的变成了摩托罗拉,双方共同参与设计开发了摩托罗拉droid—就是这款机器在美国市场给濒死挣扎的摩托罗拉带来了新的生机。

为了建立Android平台的独特性,终端厂商唯一能花力气的就是用户界面(UI),几大主要厂商几乎都已经有了固定特色的界面,包括HTC Sense、摩托罗拉 Blur、索爱 Rachael UI。但坏消息在最近传来,据说将于今年下半年发布的Android 3.0中,Google将关闭第三方用户界面,例如Motorblur和HTC Sense的开发接口,所有第三方UI均无法运行在该版本上。

Google对于终端厂商的“践踏”与折磨似乎是没有忌惮的。它曾做的最让终端商目瞪口呆的事就是,它居然上市了自己品牌的手机Nexus one。当然,Nexus one没有获得预期的成功(7月Google已经宣布关闭在线网络商店),但这已经在Android阵营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听到Google做手机时,有些终端厂商私下曾按捺不住发言道:微软当年可没有要做电脑。在他们看来,Google显然做了一件比微软更霸道的事情。现在随着Google宣告中止Nexus one的后续开发,风波总算平息了,但人心思变,各家厂商都在认真考虑分散风险的事情,也包括Android阵营中最核心的终端合作伙伴摩托罗拉和HTC。

虽然摩托罗拉在低潮时,曾经反省自己的多平台战略,并最终调整和简化了自己的平台,但随着Android阵营的诸多不确定以及和微软合作的加深,目前全部心力在Android系统的摩托罗拉极有可能推出windows phone7的手机。而HTC,它说它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微软。其它厂商比如三星更是早早发布了自己的bada操作系统,同时它还为沃达丰等运营商定制基于limo系统的手机。

其它硬件厂商也在跑步一样来来回回的站队:高通一直是Google组建的OHA联盟中的重要芯片厂商,在Google2.0版本之前,一直都是高通来提供集成方案,但是不久前英特尔突然放话要进入Android领域—英特尔本来是和诺基亚联手创建meego操作系统,计划将在一系列从手机到笔记本的终端产品推广此系统。在此前后,高通也跟诺基亚达成合作伙伴关系。

总之,因为Android开放带来的不稳定性,使得Google跟上下游各家的博弈会始终不断。在中国,Android联盟情况大有不同。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谷歌退出中国等各种原因,中国用户对Google的服务依赖性并不强,所以中国的Android阵营有自己的中国特色。

2009年OHA成员中国移动推出了基于Android进行二次开发的oPhone操作系统(OMS),在保持了100%兼容的同时,在开放初期,还大量集成了中国移动的增值服务,使其更适合中国用户的使用习惯。虽然由于前期TD网络成熟度以及产业链配套等问题,使oPhone的手机的市场表现还不尽人意,但在播思公司(和中移动合作,具体执行oPhone操作系统)总裁陈锡源看来,这几乎是运营商利用Android系统最好的案例。

“TD终端严重匮乏时,oPhone是移动手中重要砝码,平衡终端厂商,推动产业化进程。”陈锡源说。据他说,oPhone现在的一个大计划是千元低端智能机。目前,播思正在和相关厂商合作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通过这种模式最大程度降低厂商进入门槛,将在明年迅速拉动oPhone用户规模。

陈认为,oPhone这个操作系统最大程度避免了运营商沦为管道的可能,它将所有的用户信息都转移到了运营商的“云”中。

试错

Android的难题跟它的增长前景一样令人印象深刻。最重要的,它的网络商店Android Market还远远落后于苹果的App Store。前几天的消息显示,Android Market目前拥有应用软件数量近10万个,下载量已经超过10亿次,而App Store软件数量22万个,下载量超过50亿次。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开始关注Android Market,但事实上Google似乎现在还并没有找到一个更合适的方式来推动网络商店的蓬勃发展。

随着市场终端增多,更多人开始进入Android开发者行列。但他们遇到了麻烦:Android系统面世后,为了更快赶上iPhone,Google团队频繁的发布升级版本,在18个月内进行了6次升级,每次升级都带来兼容性的问题,甚至有的版本之间完全不兼容。于是市场上众多手机终端运行着不同的系统版本,不同的硬件规格,甚至不同的屏幕大小,这对于开发者开发造成了很大难题,如果他们在代码中根据不同的机型写程序,将数倍加大工作量,如果不想面面俱到,那无疑为低端手机开发更好,因为用户群更大,但这又给收费带来麻烦。Android Market发展陷入怪圈。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由于是开源软件,所以很多人出于兴趣而不是收益为Android Market诸多应用。

Google的团队最初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毕竟Android的开源,是软件开发史上没有太多前例的伟大实践。随着经验丰富,为了解决大量开发者所面临的众多开发平台的问题,在2.1版本之际,Google要求OHA联盟成员签订了CTS(兼容性测试套件标准)文档。此措施,已经最大程度的解决了兼容性的问题。同时,对于Google各项服务的内置性做了一定的强化。

除此之外,Google Market管理也是广大开发者抱怨之处。Google对于软件保持最开放的心态,只要开发者将程序上传,写好简介、定价之后就可以销售了。但自由发布似乎同时也意味着品质降低、环境混乱,在Google Market经常出现一些错误,比如下载数据有误,或者一些应用由于系统故障而从Android Market消失。相比苹果虽然严厉但有序的管理,这里显得一团糟。

对于中国开发者而言,几乎连这样抱怨的机会都没有。在很长一段时间内,Android Market支付方式Google Checkout只对少数国家开放,中国开发者没有付费通道,甚至看不到付费应用程序,前一段时间Google增加了PayPal支付手段,但仍然不能支持中国业务,中国开发者只能通过国外代理来销售软件。而在Google Market上还有另外一种模式通过AdSense广告,那些免费应用程序可以通过加入广告的方式盈利,但这又同时造成免费应用泛滥。朱连兴创办的139.me是国内最好的iPhone程序开发团队,从Android Market创建时就一直关注,但做过比较后仍然没有打算进入。而国内其它基于Android的网络商店比如中移动自建的商城,则由于缺少经验、管理落后更难以吸引开发者。到目前为止,国内还没有出现盈利状况足够好的Android开发者团队。国内Android平台网站机锋网运营总监李鹏介绍说,他们的业务中,Android应用程序开发只是一部分,他们有海外办事处可以帮助代理国内开发者的软件销售。

虽然Google Market目前还不足以有更多机遇,但开发者都相信能够等到希望,因为终端数量的确在飞速增长。财大气粗者如腾讯,已经召集了数百名Android应用开发者,以便将现有业务更快的转移到移动互联网。

Google的帝国梦看起来还算有条不紊的构造着,最后或许有个问题不得不讨论:Google对信息整合的方式会过时吗,如果过时,会对Google的棋局造成破坏性影响吗?基于SNS的Facebook和Twitter发展的如日中天,它们掌握着Google没有的资讯,而且现在更多的观点认为对于社交网站的用户而言,这些资讯要比纯粹的网页搜索更有价值。Google在过去一直对SNS进行投入,但到目前都没有大的起色。已经有5亿用户的Facebook对Google的未来将意味着什么?

如果说中移动基于Android平台推出oPhone曾是一枝独秀,那么台湾芯片厂联发科加入OHA可以算是最近国内市场的大新闻了。据联发科方面透露,希望最终终端产品能够价格控制在100美金以内。而终端厂商方面,5月推出基于Android系统的乐Phone由于更多集成了百度、开心网等本地化应用,加上适中的价格,联想方面言称销量要达到100万台,这对于低迷多年的国产手机实在是个了不起的数字。另一国产手机厂商天宇透露在8月将有2款Android手机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