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总是把自己活在那些网络流行语中自己有自己的特色

因为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的一首合唱歌曲,最近全中国的人的身体仿佛都被掏空了。流行语的传播就是这样,永远都是一夜爆红。然后整个网络都充斥着相同的语言,昨天大家还一起有钱任性,明天就一起睡你麻痹起来嗨,后天就又异口同声地问你这么吊家里人知道么。每个人都争先恐后在微博在微信在论坛,用千篇一律的词语发着同样的感慨,各种调侃各种表情包……

年轻人那些没有由来的骄傲那些骄傲的年轻人

Uber 中国业务被收购之后,最值得关注的事情居然是 Uber 这些年轻人的骄傲问题。我的朋友圈里,先是被「生而骄傲:Uber 的那些年轻人们」这个标题的文章刷屏,然后一波反讽文章袭来,说 Uber 这些年轻人啊,「浑身是戏」,不得不说,这个说法挺刻薄的,但还不够狠。朋友们又要问我怎么看这个事情了是不?在微信朋友圈看就行了啊。

为何前端工程师需求量会如此大?母鸡与前端工程师

新闻说,今年全国高校毕业生达到空前的756 万,又赶上很多传统行业压缩产能,就业压力很大。很多曾经的"明星专业",都已经就业困难。我考大学的时候,国际贸易是最热门的专业之一,大家认定这个专业容易赚钱。但是现在这个专业的毕业生,想找一份好工作会很难,上海将它列入10 大预警专业,即最难就业的十个专业之一。但是,并非所有行业都不景气。

奇怪又无处不在的互联网行业鄙视链你处在哪一层?

“鄙视链“一词的兴起,源于 2012 年南方都市报一则《鄙视链——生活中那些微妙的优越感之社会心理分析》的报道。形形色色的鄙视链从现实蔓延至网络,不管承不承认,我们都有意或无意中被拉进了鄙视链的某一层,鄙视别人还是被别人鄙视,在鄙视链的流行中,除了鄙视,我们不会收获任何。中国的互联网是属于你们的,也是属于我们的,但最终还是属于 BAT 的……

凯文·凯利预测未来十年的十个趋势万物互联

3 月 30 日,《连线》杂志创始主编、商业观察者凯文·凯利在广州琶洲做了一个“万物互联,开启智享经济时代”为主题的演讲。他认为,人工智能很快就会成为一种日用品;虚拟现实设备将会成为智能手机之后又一个“扰乱”现实的平台;一切可以被追踪的都将被追踪。凯文·凯利说,“我们对未来趋势越有判断和了解,获得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他也与大家分享了 10 个他看到的趋势。

中国互联网发展史,曾经有多少巨头销声匿迹沧海桑田的背后

今天写个简单的,首发于知乎,这里增补了一些。最早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是中华网,域名牛逼,中国概念,一度股价爆高到 100 多美元,后来一路跌到地板,然后退市,现在,谁还记得呢。曾经联想搞了一个 fm365.com,联想的互联网战略,非常非常早的事情,随着联想电脑预装铺开,一度号称是国内门户前几名,然后呢?后来一度域名都丢了,然后也没有然后了。

现在的互联网算得上是繁荣吗?互联网不理性的一面

“We wanted flying cars,instead we got 140 characters.”(我们需要能飞的汽车,但结果却得到了140个字符——指技术含量不高的推特)彼得·蒂尔的这句抱怨传播甚广,他认为今天的美国人已经失去了20世纪60年代父辈们的想象力和创新的勇气:比如一周工作4天、度假可以去月球,以及其他原子层面的创新。彼得·蒂尔的“从0到1”与经济学家熊彼特著名的“破坏性创新”理念异曲同工……

“互联网女皇”Mary Meeker报告解读未来机会在于移动市场

前摩根士丹利明星分析师、有“互联网女皇”之称的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即将发布其互联网趋势报告。她在近期接受了《华尔街日报》“MoneyBeat”栏目的电子邮件采访,谈到了她对互联网未来的看法。米尔克目前是知名风投 KPCB 合伙人。目前,她对互联网未来发展的预测仍会获得投资者和创业者的密切关注。用户希望能方便而及时地获得想要的所有信息、服务和产品,这种需求仍会继续增长。

归根结底,互联网一直只在做一件事互联网都是信息

不管时代怎么变,互联网都是信息,人们大致知道什么是信息,却不知道信息主要是干什么的。我说,信息主要是用来匹配的,谁提供的匹配成本更低,更准确谁就获胜,没有第二条原则。电子商务提供了人与物品的匹配。与实体店相比,匹配成本更低,消费者更容易选择到心仪的产品,电子商务赢了。腾讯、Facebook等消息类应用提供人与人的匹配。它们比电信公司提供的电话、短信功能强大、丰富得多。

信息太多,未必是一件好事信息到知识的距离

许多年轻人和成年人通过口袋一般大的窗口连接网络,来阅读更多的文字,听更多的音乐,欣赏更多的图片。几年前,互联网这一信息宝库都还是难以置信的。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对这种经历仍然十分熟悉。这一问题深深植根于互联网文化之中。我们究竟在寻找些什么?信息是一种神奇的物质,能够改变世界。但问题是,这些信息并没能“滋养”我们的心灵,更糟糕的是,到最后,它还会让我们感到无聊。

互联网对大脑有害的一面互联网上瘾让工作效率直转急下

我们的大脑所受到的煎熬远胜于前。每一天,纷至沓来的消息、新闻、流言蜚语、全部穿上「信息」这个冠冕堂皇的马甲叩响你的房门。你很难从中分清楚什么是你需要知道的,什么又是你需要忽略的。同时,我们的手不随心,做的事情越来越多。三十年前,旅行社帮我们安排火车和飞机的预定,销售员来帮我们鉴别商店里什么东西是适合我们的,而如今,什么事儿我们都要自己上手。

互联网的免费与付费免费的惯性

在2009年之前,中国互联网领域仅仅有一个妖孽性的存在在收费,那就是杀毒软件,除此之外可能也就是各种“VIP”了。其实我们现在就可以审视下身边的电脑,仔细的找一找,我们在哪些方面付费了?恐怕很多人都是和我一样,除了当初购买硬件和接入网络服务再也没有付费过。而我们也理所当然的认为,网络就是自由的,我的下载和上传都是我个人的权利,这也要付费?开玩笑!

互联网流量的形成与提升方法经验分享

做流量、做用户不是不是雇几个小孩,花钱买广告,或雇几个商务运营就可以自动解决的事情。必须是一个机动化、持久化、长期的运作。为什么要做流量?首先,做流量本质上是做用户,做产品。这不是雇几个小孩,花钱买广告,或雇几个商务运营就可以自动解决的事情。本质上需要CEO、产品经理自己去想,而这里面其实误区非常多。一个错误是,简单化冲指标。当年的互联网公司……

什么样的公司才称得上是互联网公司?一些见解

什么样的公司才称得上是互联网公司?做个网站经营的公司就是互联网公司吗?还有,为啥顺丰这个明明是物流公司,又有人说它是个互联网公司呢?在一个言必称“互联网”的时代,任何一家公司都在尽量往身上贴一层“互联网”保鲜膜。可是,“互联网”不是保鲜膜,绝非自我标榜即可实现,它是一种基因,是由内而外的动力。一家真正的互联网公司必须具有以下特征:……

兴趣才是生产力,不可小觑的小众社区小众的变革和成长空间

大概十年前,我是 BBS 的常客,在一些基于兴趣或地域的论坛中获得了很多关于电脑、网络知识的启蒙并且收获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十年后的今天,很多老论坛都已不再存在或者成为了「鬼城」,那些当初的朋友们先后转战到大而全的社交网络:Twitter,新浪微博,Google+,微信朋友圈,就像一滴水,化入大海。他们从未离我这么近——每一个社交网络中他们都有账号,但似乎又越来越远……

充分利用人性弱点的互联网营销把人性都琢磨透了

一切的营销,其实都是针对满足人性的各种需求、焦虑和欲望而做的:冲动、贪婪、功能、满足、炫耀、自豪、面子等等,所以要做好社会化营销,就是要把用户当作普通人,跟她们沟通互动,满足她们的这些需求、焦虑和欲望:营销就是这么简单,不要想的太复杂,不要过分曲高和寡,哗众取宠。虽然我们在产品中,会有意无意地利用人性的弱点,去击中用户需求的要害,但是……

在互联网“长板理论”比“木桶理论”更适用合作补齐短板

在今天的互联网时代,关注优势比劣势更加重要。以前有一个著名的木桶理论——一个木桶能装多少水,取决于最短的一块板。在工业化时代,这个理论的确非常有效。但是在全球互联网的时代,这个理论实际早已破产。今天的公司实在没有必要精通一切,如果财务不够专业,可以聘用比自己更有优势的会计师事务所;如果在人力资源上欠缺,可以聘用猎头或者人力资源咨询机构。

互联网创业为什么会那么难?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

我跟一些创业者提这些故事的时候,他们笑得前仰后合,花枝乱颤,然而我说完后又补充了一句: 你们先别笑,其实你们也得死,而且死得很悲惨,想壮烈一点都是一种奢望。 当时那帮年轻人脸色很难看,心里估计一阵不淡定:我们最懂互联网思维了,有风投有团队,你有什么资格嘲笑我们?算了,不被嘲笑的梦想是不值得追逐的。以上两种人充斥了互联网创业99.9%的失败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