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企业壮大的思路:靠点突破,靠链成长互联网竞争

专家说,Snapchat 不会持续成功。原因是 Snapchat 最重要的特性,阅后即焚功能太容易被模仿。The Verge 在其年终总结大稿中唯一提到的应用是 Snapchat,这与我们选取 Snapchat 作为年度应用不谋而合。对于阅后即焚特性就不再赘述,而专家认为 Snapchat 会失败是因为阅后即焚太容易被复制则让我明白了,砖家真是遍布海内外。创新的特性可以复制,但是关系链却不能复制。

中国互联网企业的生存模式与盈利思路17个案例印证5大生死逻辑

可能有人会说,这么大的口气,标题党。随便吧,我觉得,如果我不来写,也没几个人会写;懂的人本来就不多,大部分又都藏着掖着,那么愿意出来分享的,也就寥寥无几了,总结文字的能力也未必比我好。纯正的中国特色,免费是最成功的商业模式。周鸿祎说,也许有一天,硬件会免费。这一天有多远不知道,但是极路由已经用低于成本价销售了,我理解为,这是一个信号。

凯文·凯利:互联网的未来十年未来十年的趋势

在今天举办的第六届腾讯智慧峰会上,我终于见到了仰慕已久的《失控》作者、《连线》杂志创始主编 Kevin Kelly。同其他演讲者站在“现在”这一时间点上,谈消费者在移动化浪潮的大背景下发生了哪些改变,以及媒体和营销又将如何应对不同,这位和蔼可亲、体型微胖的预言家从“Screen (屏幕)”、“Share (分享)”、“Attention (注意力)”、“Flows (流)”四个角度,分享了自己对未来十年的看法。

断网一年心得,对网络的依赖如同对空气一般互联网令我们彼此相连

为了抵御网络所带来的碎片化信息冲击,有的人特地将周日设置为“断网日”,在那天他完全不上网。这个行为有点像一个犯了毒瘾的人,定期去戒毒所戒毒,治不治本不知道,但至少能稍微治一下标,或者说,让自己体验了一番另外一种生活。也许是因为觉得一天的“断网日”仍不足,有的人尝试过连续一个星期、两个星期不上网,还有的是甚至是一两个月不上网。而 The Verge 的 Paul Miller(保罗·米勒)比较彻底地体验了“断网”的滋味。

互联网产品真谛:慢工出细活互联网产品新思维

相对传统行业,互联网变化快,机会多。越来越多的聪明人进入这个行业,让新的模式和新的产品层出不穷。几乎所有创业者都有这样的共识:互联网产品一定要快,有个想法赶紧落地,快速推向市场,快速迭代改进!也有很多互联网产品改进不够快,慢慢没落的。263 邮箱是一个例子,中搜是一个例子,MSN 也是一个例子,天涯社区、开心网同样可以算类似的例子。很多产品当时火爆,但昙花一现,我现在不想都记不起来了。

互联网 30 岁生日快乐~Internet 30岁啦!

在 2013 年 1 月 1 日,Internet 已经发明了 30 年,现在许多人都离不开这个方便的工具了。Internet 之父 Vint Cerf 在 1 日于 Google Blog 中发文庆祝现代 Internet 的 30 岁生日。Vint Cerf 因为奠定了现代 Internet 的基础,包含共同开发 TCP/IP 网络协议而被认为是现代 Internet 之父。在文中,Vint Cerf 讲述了当年开发 TCP/IP 协议的过程。

互联网流量并非是生而平等的话题性内容,信息性内容与过渡性内容

以 Facebook、Twitter、Instagram、Pinterest 和 Tumblr 这类社交媒体公司为例,这些网站上最基础的行为便是内容分享,但是分享的内容却是大相径庭,尤其是在那些最具吸引力的核心内容上差异更大。广义上讲,Facebook 吸引爱晒图片以及较为轻松的个性化内容;Twitter 更倾向于真实的新闻和话题信息分享;Tumblr 偏娱乐和创意媒体;而 Pinterest 则意图为家居室内设计,服饰,食物等商品增色。

互联网与人类大脑的相似之处互联网就像五六个月大的婴儿大脑

互联网里的个人空间,比如微博或微信账号,就是大脑的神经元。社会化网络就是连接这些神经元的神经网络。云计算是中枢神经系统。云计算把数据收集起来统一运算并下命令,就是中枢神经系统对人体干的事情。物联网是躯体感觉神经系统,比如传感器,和运动神经系统,比如联网的打印机。大脑指挥身体的过程叫神经反射弧:感觉神经系统采集数据——中枢神经系统运算并下命令——运动神经系统操作。

不要过度透支自己的生命夺命的中国IT互联网行业

刚刚过去的 4 月清明节,不少人在微博上点起蜡烛,祭奠离去的人们,这里面不乏多位 IT 界人士:既有年仅 45 岁因肺癌去世的紫光软件集团总裁,还有年仅 38 岁的智播客创始人张孝祥。今年,前华为人朋友们在网上祭奠一位刚离世不久的研发项目经理老曹,他刚领着团队完成了一个版本。他在女儿满月的晚上再也没有醒过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年轻的 IT 互联网界离世的生命,在提醒着人们。

互联网细分行业成长性排行榜第三方支付居首

2011年,在欧美债务危机及海外市场“寒气逼人”的大背景下,中国互联网行业依旧取得了高速发展。艾瑞咨询日前公布的各项数据显示,第三方支付、在线视频、移动互联网位居互联网细分行业成长性前三名,且未来还将继续保持高速增长,而网络游戏的增长势头持续下滑。2011年中国第三方网上支付行业持续保持强劲增长,整体交易规模突破 2 万亿元大关。

互联网正慢慢变成我们记忆的硬盘思维退化的征兆?

互联网对我们究竟有多重要?由美国哈佛大学、威斯康星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进行的一系列最新研究表明,现代人的网络依赖症有愈演愈烈之势,互联网不仅是我们形影不离的助手和密友,更是承载海量信息的“外置记忆硬盘”。鉴于此,我们的大脑变得越来越好逸恶劳,坐享其成,也就不足为奇了。这究竟是现代科技的福祉还是思维退化的征兆?答案仍未可知。

初音未来为什么如此流行不但在互联网传播,更是塑造着互联网文化

昨天, NEC 公司发布了全球将裁员 1 万人、年亏损 1000 亿日元的消息。一年多来,日本都被惨痛的坏消息围绕着。东海大地震与核泄漏让人看到了其脆弱的一面;中国制造的崛起,让其雁形模式的构想破灭,以往辉煌的制造业陷入苦战之中;更令外人看淡日本未来的是,在创新为王的网络时代,强大的互联网、软件公司里没有一家属于日本。

美国互联网政策SOPA遭联名抵制限制了网上通信和表达观点的能力

美国 83 位互联网投资者和工程师今日联名向美国国会议员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反对美国参、众两院正在分别审议的《禁止网络盗版法》(以下简称“SOPA”)和《保护知识产权法》(以下简称“PIPA”)互联网黑名单法案。这 83 位联名者中不乏一些互联网专家和知名人士,如“互联网之父”、 TCP/IP 联合设计者温顿·瑟夫(Vint Cerf)、HTTP/1.1协议标准作者吉姆·盖提斯(Jim Gettys)和 IPv6 主要设计者史蒂夫·蒂灵(Steve Deering)等。

互联网到底有多耗电?互联网消耗的电力不如其他行业多

你想知道整个互联网占用了全球多少电力么?想要得到这个数据并不容易,因为全球连接到网络中的设备根本无法准确计量。虽然这个问题有诸多不确定因素,但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贾斯汀(Justin Ma)和国际计算机科学学院的巴拉斯(Barath Raghavan)仍然估算出了一个大概值。通过查阅先前已经发表的研究,两位学者估计,现在全球大约有7.5亿台笔记本,10亿台智能手机和1亿台服务器。

互联网让品牌有了迅速成长的土壤品牌的互联网主义

刚刚过去的8月里商业领域一连串的大事件让人瞠目:8月16日,小米手机正式发布,一个之前毫无手机制作经验的团队发布的第一款产品居然受到了粉丝和业界的热捧;就在同一天,成立于1928年的通讯巨人摩托罗拉将其手机业务出售给了只有13年历史的年轻的网络新贵谷歌;不到一周之后,IT巨头惠普宣布将放弃目前处于步履为艰的PC业务,转而致力于其认为具有更大增长潜力的软件业务。

互联网公司的发展要以产品为核心要以产品为核心竞争力

有人问到“国内以产品为王的公司有哪些?”此问题放大来谈,就是说以产品为核心竞争力的互联网有公司有哪些?问题很尖锐,因为目前以产品为核心竞争力的“互联网”公司不多,也是很多这样公司的产品经理觉得工作开展困难的根源。不好回答,只能通过事实得出几点片面结论:有一定的门槛和竞争壁垒;能粘住大量用户创造“社会价值”;有足够高的“增值服务”转化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