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美国相比,我们的孩子可能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创新的扎根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为我自己在中国受过的9年义务教育而感到荣耀。如果你把一个中国小学生放到美国,那简直能成为学校里的天才,尤其数学成绩杠杠的。但是,当我在旧金山举办的全世界最大的创客市集Maker Faire跟那些美国当地3岁、6岁、10岁、13岁、18岁的小孩聊完以后,我觉得,我可能过于自信于自己接受过的基础教育了。声明一下,我不认为中国教育比美国教育差,而是相比之下,各有长短。

大部分人都想改变,但他们不会去行动大多数人不行动

Uber(https://www.uber.com/)成立于2009年,是一个手机打车应用,支持手机预约、搭乘和付费,该公司日前完成新一轮2.58亿美元融资,由Google Ventures、 TPG Growth 、Benchmark等联合投资,这样该公司估值达到35亿美元。目前Uber的累计融资已经达到4.11亿美元。Uber 目前在全球的打车市场是龙头老大,前不久谷歌对其注资 2.58 亿美元,而 Uber 将从 Google 那里购买 2500 辆无人驾驶汽车。

我们都说喜欢创新,但实际并不是这样的人们并不喜欢创造

我们通常会非常欣赏发明者和思考者——他们的创造和想法改变着世界,从伟大的艺术家梵高到乔布斯都是。网上求职公告栏或者广告中充斥着招募“有思想的人”这样的字眼。我们也被教育得认为如果我们有好的想法、创意就会成功。其实这是谎言,关于创造力很少被承认的是:多数人其实并不喜欢创造。研究证实,很多富有创意的人也一直在怀疑:人们对创造性思维是有偏见的,尽管大家都在坚持。

什么东西在阻碍我们创新?在获取的时候懂得回馈

什么是幸福?“被需要”就是幸福。当一个人被社会需要的时候,是一种自我实现。这个时候的创作能力会比满足温饱问题时强很多。回馈,就是表达你对他成果的需要。这时候,你应该真的明白了我的观点了。谁扼杀了中国互联网的创新能力?不是别人,是我们自己!不期待每个人都给予,只要有一天,我们之中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获取的时候懂得回馈,我们的创新能力会自动恢复。

创新的六个概念性问题6个问题引导创新

Autodesk 创新基因计划(Autodesk Innovation Genome Project)试着量化有史以来 1000 个最伟大的创新。在此数据基础上,该公司接着推论出当下需要的创新:应用可持续材料构建产品。人们常说,创新是可持续发展的核心,但是要将这种抽象概念付诸行动却着实不易。创新通常会对已有的思想、技术、材料(或同时涉及多个)提出新的观点。

互联网的创新未必会有回报这种冲突改变了这个世界

昨天在 Hacker News 上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反映了当今世界上创新与回报的复杂矛盾。有人给出了一个链接:visitor.js,指向的是一个放在某服务器上的 Javascript 文件,这个 js 文件能提供你关于你的网站的访客的详细信息(比如他在哪个城市,最后访问日期等等)。这个脚本的创建者把它做成了以服务的形式提供给人们,但你要每月支付 10 美元的使用费。

让创新落到可执行的实处创新的4条原则

创新者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看看爱因斯坦,或亨利·福特或史蒂夫·乔布斯,似乎他们都天赋异禀,但也有许多资质同样不凡的人却无甚建树。再往深一点看,创新似乎更多是后天习成的。以下 4 条原则可供参考。彼特·德鲁克曾写道:“有效创新都从小处开始,而并非宏伟壮阔。”他说得很对。哪怕一个点子再怎么小,只要一丝不苟地追求下去,价值也会比浮夸不实、哗众取宠的东西要大得多。

所谓的“微创新”算得上是创新吗?创新 VS 微创新

创新是一切取得大成功的商业组织的原动力——这一点几乎所有人都认同。但一些小修小补的改进,所谓“微创新”,就不是所有人都能认同的了。这个说法应该是由奇虎 360 的周鸿祎提出,但互联网知名评论人谢文很有些“嗤之以鼻”。在谢文看来,微创新压根就是“伪创新”,实则还是以拷贝为主小修小补为辅,起了个好听名字罢了。到底,这个世界完完全全拷贝别人的,是不多见的。

创新是让企业永葆青春的秘诀不创新就一定会被淘汰

Google由几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创办,十年前他们是那么默默无闻,但在不断创新的推动下,今天其产品已经受到全球无数用户的追捧,股票也一路飙升。当年,IBM一度到了快倒闭的边缘,华尔街大多数人的意见是:拆分它。后来做食品生意的郭士纳加盟,彻底了扭转了困难局面,其法宝也是不断创新:把非主流的产品卖掉,从而购进科技含量更高的产品,这样业务更加集中,产品更加先进,附加值更加丰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