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选择一个合适的开源项目来阅读学习符合当前需求

人们都说,阅读源码是提高编程水平的一个极好的方法,但是如何找到一个适合自己阅读的源码,就蛋疼的很. 优秀的开源项目非常多,肯定是看不完的. 而且如果没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只是因为火就看,则事倍功半。我更像一个后台开发程序员,所以以下观点都基于后台程序员的视角出发。在几个月前,我学习了 Tornado 框架并用来做了一个项目; 而 Node.js 则是最近几天才开始学的……

参与开源项目的一些理由初始驱动因素

开发人员到底为什么甘愿为开源项目贡献辛苦编写出的代码?受访者们给出的答案非常简单,当然不同受众的反馈信息也有所区别。我们可以比较宽泛地将贡献者们划分为两种基本类型,双方的核心差异在于其初始驱动因素:已经在办公或者环境中使用特定开源软件的软件开发人员与专家。目前尚未使用相关应用程序,但却出于某些理由而有意愿加入开源软件开发项目的其他人士。

GPG开源项目仅一人维护,那人还快破产了坚持开源却濒临破产

上图这个人就是著名开源电子邮件加密软件 Gnu Privacy Guard(GPG)的作者 Werner Koch。他的软件被斯诺登(Edward Snowden)和数以万计的记者、异议人士、注重安全的人士使用。Werner Koch 从 1997 年开始写 GPG,无论是升级或是打补丁,他基本是在独立运营这款安全软件。最近悲剧发生了——已经 53 岁的他濒临破产。我太理想主义了,在 2013 年我曾考虑放弃 GPG 找一份工作。

开源软件与项目是如何盈利的?更多潜在可取价值

真正免费的软件并不存在,没有哪一个商家愿意为客户提供免费的东西而自己得不到相应的回报。商人重利众所周知,所以用户没必要对开源厂商感恩戴德。开源软件与商业并不冲突,它只是一种商业模式,还有更多可取价值。开源软件如今发展的非常迅速,其免费自由 ,无疑对于任何企业来说都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但是考虑到世界上无论任何地方可以说都没有讨厌钱多的人。怎么会推出开源软件这种软件呢?

值得我们学习的无私开源精神开源就象信仰一样

照片上那个戴墨镜的哥们, 叫 Nicholas McGuire, 是兰州大学的客座教授。看到这个照片,和我一样,一定有无数多的问题, 我一个一个帮你问,然后解答吧。你可能会奇怪,这么郑重的场合, 他为什么戴墨镜? 耍酷吗 ?其实不是耍酷,Nicholas 其实是一个半盲人。别人都是西装,他为什么只有衬衣 ?耍酷吗?其实不是耍酷, Nicholas 真的没有西装,他穿的那身,是他能找到的最好的衣服。

全球Alexa前一万名有74.6%的网站由开源软件驱动开源软件的时代来临

在互联网的发展过程中,开放与封闭一直是一个很有争议的话题。那么现在开源软件的发展情况如何呢?统计表明世界排名前一万的网站中有 74.6% 的网站由运行开源软件的网络服务商提供支持。这一结果虽然在意料之中,但是比例之高依然让人印象深刻。更让人惊讶的是开源网络服务商 Apache 和 nginx 提供服务的网站在前一万名中占到了 61% 之多。Apache 是世界使用排名第一的 Web 服务器软件。

开源软件也能赚大钱谁说开源不能赚钱?

开源真的不能赚钱么?可以问问投资云计算或 Web Services 的 VC 们,他们希望将产品建立在 Linux 之上还是 Microsoft 之上?我想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作为全球 IT 提供商的 HP 公司,要正式发布他们基于 Linux 的高科技产品 HP Touchpad,未来一片光明。但是,仍然有一些来自投资者或商业人士的观点认为:“开源虽然伟大,但是开源不能赚钱。”

开源是一把双刃剑开放的另一面

开源 …开源…. 开源,最近总是听到这个词,Android 开源了,webOS 也要实行开源政策,连最近业绩惨淡的 RIM 也考虑将 QNX 授权,开源就一定好吗?其实,这是一把双刃剑,带来好处的同时也带来了伤害。每次只要一有机会,Google 就会宣称他们从 Android 的开源中获得了巨大利益,胜过 iOS,这显然不尊重事实

开源成功了Google和Facebook不可能在关键任务上使用 Windows

Linux 可以说是用户驱动创新的首个典范,创造了如此规模和数量的内容。想想它 1000 多万行的代码就可以知道,其中不乏用户创新。在信息时代,由于开源的原因,英特尔、谷歌和亚马逊等公司首次看到了来自用户的众多创新。我们是社区的催化剂,是 Linux 的最大贡献者,但所贡献的内容也不到 20%。我们与谷歌、Facebook、银行和股票交易所等公司和机构合作。

竞争激烈的软件行业中的开源产品与平台开源在今天意味着什么?

在当今竞争激烈的软件业,开源的崛起,以及人们对开源产品的青睐,为 Oracle,微软,苹果,Sun 一类的技术巨头带来了压力。在数据库和服务器领域这种情形已不鲜见,而各种迹象表明,开源的力量同时也正在移动平台,乃至操作系统这些消费级市场中凸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