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纸要转型移动互联网,谈何容易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移动流量大涨,我们花在移动互联网上的时间越来越多。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这背后总有失意者,报纸便是其中之一。如果说我们国家的一些报纸因为特殊照顾还能苟延残喘的话,那么报业市场化的美国报纸现状就可以作为很客观的研究样本了。无论是纸张也好,还是屏幕也罢,都是内容的载体和媒介,无论中美,都有报纸在积极转型到移动互联网之中,在这个内容搬迁的过程中,报纸的处境并不好。

传统媒体如何在互联网时代中成功转型媒体转型的互联网思维

又到一年的年底了,最近有两件事最撩拨媒体人的心思:一是《新闻晚报》将于2014年元旦后正式停刊;另一个是《罗辑思维》在27号一天收入超过800万。对于前者,很多传统媒体人都有物伤其类的伤感和缅怀;对于后者,媒体人的看法就有些多元了,有人兴奋于找到了一种新模式,有人则有点羡慕嫉妒恨。把这两件事放在一起对比,更是不免让人感慨: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新闻晚报》之死:报业噩耗才刚刚开始狼还是真的来了

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是歌舞升平的,就好像我们能免疫似的。狼来了已经叫了十年,一直到今天,才看见第一只鞋子掉下来。我们以前只见过因为管制原因、因为经营原因、因为投资原因……等等而关闭的媒体,我们第一次看见真的,因为行业形态原因而关闭了的媒体。狼还是真的来了。而且中国媒体的数万只羊,还会一个个地被吞噬掉。噩耗才刚刚开始而已。人们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个必然……

从华盛顿邮报看传统媒体是如何死亡的媒体的玩法和规则变化了

在互联网时代,传统媒体如同陷入绝境的困兽一般,有些沉湎于往日的辉煌中最终如温水中青蛙死去,有些则沦为权力和资本的门下狗,另外的一些则在守成与改革之中摇摆不定,拼命挣扎,试图闯出一条新的生路。我们看到的是,在互联网的冲击下,传统媒体正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冲击和镇痛,媒体从业人员的专业素养不断下滑,媒体的信用和权威被逐渐侵蚀,平媒已死吗?

报纸这样东西可能会断送在我们一代上我们还年轻,报纸却老了⋯⋯

“如果不出意外,报纸这样的东西断送在我们这一代报人手上,已不是什么悬念。我们还年轻,报纸却老了,挽歌隐隐传来,正是仓皇辞庙日。耶稣失去教堂,世界将会怎样?也许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但如果失去的只是锁链,你有可能进入一个新的美丽世界,新闻不死,报人涅磐⋯⋯” 这其实也代表了很多人的心声,包括如今还奋斗在传统媒体中的老报人。

报业需要走上信息化道路错过移动互联网将会落伍

关于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与腾讯合资创办的大粤网似乎吸引了一些传媒人的目光,我大致上认为是可以谨慎乐观的。先说乐观。其实报业很早就踏入了互联网,到95年年底,中国就有7-8家报刊尝试上网,97年人民日报便发布网络版。那个时候还没商业门户什么事儿。但在随后的十数年中,报业基本上在互联网上鲜有建树,即便是联合起来的北京千龙模式和上海东方模式,并不成功——这从它们各自在alexa不过数千排名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