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的重点不在于讨论设计,而是放在设计师本身,探讨独自工作对事业发展与身心的危害。人是群体性动物,理应在群体中发挥最大的效力,而非孤独的工作。无论是自由职业者、小代理行的创始人或是网站站长,我们中的太多人是独自工作的。数字革命的消极面就是制造隔离。网络使得我们可以独自完成那些之前需要团队才能完成的工作。它使得我们能摆脱地理上的限制,使我们能在家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