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走向管理职位的历练

行善事而遭恶誉
服务器君一共花费了234.354 ms进行了5次数据库查询,努力地为您提供了这个页面。
试试阅读模式?希望听取您的建议

作为一个技术人员,想成为管理者并不难,只要你坚持这个工作。在国内的氛围中,当技术人员,在经验、能力、年龄达到一定层面后,公司都会想办法提升他的职位,进入管理岗位,如项目经理、研发主管、技术部经理、技术总监等等。很少会有公司能允许一个三十多岁的程序员存在,即便他做着技术工作,也会给他安个什么大牌的头衔。

当进入管理岗位后,痛苦就开始了。专业技术人员与技术管理人员,虽然都是技术性工作,前者侧重于技术,后则侧重于管理,工作性质已经有了明显区别。相较于技术,管理工作更复杂。管理工作是面对人,技术工作是面对电脑,人比电脑复杂得太多了。没有学不会的技术,管理则需要岁月历炼。管理的英语单词“Manage”,就是男人与岁月的合成词。

国王的命运

管理性工作,不管你做的有多好,总会有人给你提意见,总会有人不满意。相比较而言,做技术性工作,真是太幸福了,不用操心,专心至致,不会有人打扰,做起来也顺手,工作成果总会受到大家的赞誉。

当我在做经理后,总是忍不住回过头来写代码,一方面是因为管理能力不足,任务分解不出去,一方面是对他们做的工作不满意,最主要的还是,写代码的感觉实在太幸福了。虽然我现在也写代码,但目的已经不是为了体验幸福,而是觉得作为一个技术方面的管理者,不应该丢弃技术,工作重点已经不是程序编写。

在那个阶段,我非常迷茫,不知道怎么才能把工作做好,团队成员整天提意见,公司领导责备多于鼓励,我的自信心跌到了冰点,甚至有想过放弃管理工作。但说实话,又有些不甘心,也有些中国人官本位思想,毕竟是混到个小领导了,真是再下来了,多没有面子。

在这个过程中,我看了很多管理的书、管理的讲座,始终不得要领。有一次在书店闲逛,看到《沉思录》随手拿起来翻看,我知道这本书,之前中央领导向社会推荐读物,温家宝推荐了《沉思录》。也就是这一翻,看到了将会影响我终生的一句话(一点儿也不夸张)。

“国王的命运,就是行善事而遭恶誉”。

我毫不犹豫的买下这本书,如果一本书有一句话值得拥有,这几十块钱就花值了。

前一段,有个朋友刚当了项目经理,很痛苦,在QQ上向我诉苦。我说,我送你一句话,“国王的命运,就是行善事而遭恶誉”,管理者就要有王的胸怀,不仅要敢于担当,还要有胸襟承受非议,相信自己是对的,做就是了。几秒钟后,他的QQ签名变成了这句话;几个月后,说他感觉自己已经可以胜任了。

在我的管理工作中,每次提拔主管时,我都会赠送这句话给他们。我不担心他们的技术能力,我担心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其实这句话,有些类似于“走自己路,让别人去说吧”的意思,但是它更有气魄。

《梓人传》

当刚开始做管理工作时,任务分解是一个让我非常头痛的问题。

如何能够合理的把任务分配给团队成员,让他们轻松完成,而且又能保证质量,这对我来说,实在是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往往是,任务分解不出去,自己埋头干活,团队进度没时间把控;要么就是团队成员做完工作,不合要求,自己伸手把任务又重做一遍。很显然,我做得更好,更快。看着程序员们崇拜的目光,也有点小小的成就感。可到头来,自己累得要死,并没有落好,还净落埋怨。

在这个过程中,我着重学习了项目管理,后来还考了一个信息系统的项目管理师。我很清楚,自己应该高屋建棱,我还自己总结了一句话,“低姿态工作,高视角审视”。事实上,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高视角”。虽然书上讲了很多方法,但操作起来总是不能令自己满意。

很偶然的,我在图书馆看杂书,看到柳宗元的《梓人传》,有些感触,后来上班时无事时,在网又搜这篇文章,仔细的阅读,还看了很多人的点评。虽然没有醍醐灌顶吧,但也受用良多。

例如文中所述:

“彼将舍其艺,而专其心智,能知体要欤”

“不炫能,不矜名,不亲小劳,不侵众宫,日与天下英才讨论其大经。如梓人之善运众工,而不伐艺。”

它说的这些原则,我全违背了,思路不正确,方法再正确也没有用。

法、术、势

为了规范开发行为,我制订了很多制度,因为从我自身管理思想上来说,我是崇尚制度化管理的。我学习了很多开发方法、开发模式,研习了很久,但任何一种方法,应用到研发工作中,都是一堆问题。当有人质疑时,我总会引章据典的予以辩论,说得对方无可反驳,其实我也清楚,他是“口服心不服”。

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问题,我相信自己学习的东西都是正确的。为什么就实施不起来呢?

前几天和一个朋友还在聊这类事情,他也很迷茫,我告诉他,其实我也经历过这个阶段,我建议你有时间看看《韩非子》。我当时就是认真的看了《韩非子》(其实也没有看完了,至少比以前看得仔细了)之后,才有了较大改观。

《韩非子》是法家思想经典之作。我们总是以为,法家思想提倡“法”,就是制度化管理。事实上,法家的精髓不仅是“法”,而是包括:法、术、势。

法,是制度,是条例,也是规范,它有一定的约束性,但它不是为了约束,而是为了规范。

术,是手段,是技巧,例如,当发现别人做得不符合要求时,不要批评,而应该说:“你做得很好,但我认为,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势,是权力,是职责,例如,韩非子中说,桀纣虽然很坏,但如果不是坐在王的位置上,也不能危害天下;尧舜虽然贤明,如果不是坐在王的位置上,也不能造福天下。

我们评论法家思想,总会说“法太苛”,并举秦朝失败的案例,事实上,至从秦朝之后,无论哪个朝代都在延用法家思想,也就是所谓的“儒表法里”(表面是儒,其实是法)。到了唐朝,则大范围照搬秦制,为了不让别人说闲话,柳宗元说了句名言为唐朝开脱,“秦之失,失于政,非失于制”,就是说秦朝的制度是非常好的,是他们管理上出了问题。

应用到我们管理中,制度化是必须的,其次还要考虑管理手段问题,不能完全依靠制度。最后,就是把合适的人放到合适的位置,明确其职责。

关于“法”,我们可以学习别人,甚至照搬。而“术”,则需要因地制异,需要管理艺术。而“势”,则需要因人而异、量才适用,它不仅需要高超的管理艺术,还要大胆授权、敢于放权。

后记

前一段想写篇文章,叫《保持精神世界的生物多样性》,后来起了个头,一直没有往下写。技术人员是专家,管理人员是杂家,多读书对自己会有好处的,只要是好书,管它哪个方面的,只管去读,总会有用到的时候。

国外的管理书籍,都比较通俗易懂,但咱们中华文明的瑰宝,还有很多营养需要我们吸取。

本文地址:http://www.nowamagic.net/librarys/veda/detail/1427,欢迎访问原出处。

不打个分吗?

转载随意,但请带上本文地址:

http://www.nowamagic.net/librarys/veda/detail/1427

如果你认为这篇文章值得更多人阅读,欢迎使用下面的分享功能。
小提示:您可以按快捷键 Ctrl + D,或点此 加入收藏

大家都在看

阅读一百本计算机著作吧,少年

很多人觉得自己技术进步很慢,学习效率低,我觉得一个重要原因是看的书少了。多少是多呢?起码得看3、4、5、6米吧。给个具体的数量,那就100本书吧。很多人知识结构不好而且不系统,因为在特定领域有一个足够量的知识量+足够良好的知识结构,系统化以后就足以应对大量未曾遇到过的问题。

奉劝自学者:构建特定领域的知识结构体系的路径中再也没有比学习该专业的专业课程更好的了。如果我的知识结构体系足以囊括面试官的大部分甚至吞并他的知识结构体系的话,读到他言语中的一个词我们就已经知道他要表达什么,我们可以让他坐“上位”毕竟他是面试官,但是在知识结构体系以及心理上我们就居高临下。

所以,阅读一百本计算机著作吧,少年!

《代码之美》 聂雪军 (译者)

《代码之美》介绍了人类在一个奋斗领域中的创造性和灵活性:计算机系统的开发领域。在每章中的漂亮代码都是来自独特解决方案的发现,而这种发现是来源于作者超越既定边界的远见卓识,并且识别出被多数人忽视的需求以及找出令人叹为观止的问题解决方案。《代码之美》33章,有38位作者,每位作者贡献一章。每位作者都将自己心目中对于“美丽的代码”的认识浓缩在一章当中,张力十足。38位大牛,每个人对代码之美都有自己独特的认识,现在一览无余的放在一起,对于热爱程序的每个人都不啻一场盛宴。 虽然《代码之美》的涉猎范围很广,但也只能代表一小部分在这个软件开发这个最令人兴奋领域所发生的事情。

更多计算机宝库...